你的位置:首页 > 我院动态,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7年12月29日 11:14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张

在当代文学生产的流程中,文学期刊是文学出版的前沿阵地,优秀的作家几乎都是从文学期刊中走出来的。可以说,文学期刊是对一个作者创作水平的重要鉴定方式,在知名文学期刊的发表数量,又是衡量一个地区的文学创作水平的重要标准。

为搭建基层写作者与文学期刊之间的交流平台,2017年佛山文学周特别策划名刊名编改稿会,邀请著名文学评论家郜元宝、杨剑龙及《人民文学》《十月》《花城》《作品》《山花》《天涯》《广州文艺》等国内文学名刊的主编、编辑莅临佛山。

12月23日上午,改稿会如期举行,专家们对佛山作家的作品提出了具体而细致的修改意见,刷新着他们的文学观念。这对帮助佛山作家快速成长,走出佛山,走向全国,对佛山文学创作实现新的突破具有积极的意义。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2张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3张发言摘要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4张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5张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6张

应如军

(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

佛山是一个历史文化名城,同时也是一个现代化制造名城。这几年佛山对文化事业比较重视,从前几年的搞普通话升级,到现在的文化佛山三年行动计划,陆续在推进文化方方面面的工作进展。

文艺工作根本还是在人才,文艺人才如何成长,他有没有一个平台展示他的才能,这对文艺工作的发展是根本性的。这几年我们也在尝试,怎么样把这些平台建起来,把这个氛围逐渐营造出来。比如说像今天这个名刊名编改稿会就是很好的举措,也是很好的平台。特别是对本土基层文艺工作者来讲,这种形式、平台是他们需要的。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7张

夏金旺

(佛山艺术创作院院长)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文艺人才队伍建设,培育一大批高水平的创作人才。几年来,佛山艺术创作院在培育本土文学创作人才方面做了几个方面工作:一是成立佛山文学研究院,用理论研究和文艺批评促进佛山文学创作发展;二是实施签约作家制度,孵化创作成果;三是编辑出版“创艺丛书”,至今已出版五辑共25种本土作家创作成果;四是举办文学系列活动,如佛山文学周、“创艺时光”文艺沙龙、佛山新年朗诵会等。

希望通过“名刊名编改稿会”的举办,促进更多的学术、专家力量与本土作家之间进行深入交流,通过专业上的指导,帮助本土创作的提升,让佛山作家们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讲好佛山故事,为佛山文艺繁荣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8张

张况

(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这几年佛山艺术创作院对佛山作家很关注,也做了很多很实在的工作。在培养青年作家、签约作家方面做了实实在在的工作,这个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样的改稿会是非常好的方式,希望能够给佛山的文学发展带来推动作用。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9张

张启雄

(江门市作家协会主席)

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有一个很深的感受,非常渴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编辑的指点。以前我们投稿的时候,哪怕编辑给了我们两三句话,我们都琢磨好几天。我听说举办这个改稿会,对我们这些作家来说,这是最有效果的文学活动之一,能够面对面跟编辑交流、接受编辑的指导,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0张

郜元宝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

中国的作家应该改变习惯,不要等批评家批评你,批评家已经变成散兵游勇了。你们彼此之间应该相互批评,这种批评不是无原则的吹捧、抱团取暖、恶意的踩踏排挤,而是惺惺相应的沟通。

现在中国文学坐标系前所未有的复杂,虽然表面上很安静、很平静,有的文学者有点急躁,因为他们对文坛的了解并不是很多,所以急于抱团取暖,尤其是70、80后的批评家,他们提出要研究同时代的。一讲话就讲他们同时代小伙伴的东西,小伙伴这个词,我听了之后感觉不对劲。中国古往今来真正的文学家绝对不会只看小伙伴,杜甫年轻的时候就是结交一些老参们,常跟老年人一起谈论。文学不讲年龄、地域、阶级。文学之所以有文学,它最精彩的地方就是不同地方、年龄、性别、阶级的人员,真正在某些事情上面有沟通交流,在灵魂、精神上有交流。如果能够达到这点,小伙伴当然也很好,但如果眼睛里只有小伙伴们,恐怕就不好了,中国文学坐标是多元的、复杂的。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1张

杨剑龙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导)

批评家就是批评,说长道短,你不能说长,那是歌颂家,而不是批评家。编辑也是批评家,在文学创作过程中间,怎么样使文学创作、创新、原创力,一个是必须继承中外优秀文艺传统,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过程中推陈出新。这个话虽然是老的,但是作家必须要读经典作品。文学水平的提高,肯定是建筑在这些传统基础之上。深入生活,深根生活中,在有所发现中有所创作,没有生活就没有创作。我的长篇小说是写我的知青生活,一个暑假就把一部长篇小说写出来。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2张

朱燕玲

(《花城》主编)

《花城》杂志在杂志里面被誉为是有先锋意识的,这是抽象的去理解它,这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可能我们的包容性更大一点。我们来稿当中接触到一种现象,有些作者给其他刊物的稿子很周周正正,写得不错,但是给《花城》的稿子就古里古怪的。大家对此有一个误解,并不是说先锋就一定是稀奇古怪的东西。技术探讨是文学创作的一个方面,对《花城》来讲,我们始终把文学性放在第一位。看稿子,最先跳入眼帘的是你的文字感觉如何,这是编辑看稿子的角度。我们很看重各种文学实验,能够真诚进行汉语创作的各种实验,我们非常认可,我也非常敬佩这种精神。

写作不应该是关起门来,只是关心自己的东西。另外也要关注这个世界上的现实,这不是一句空话。还有你对文学现场的流变,如果你是一个非常认真的写作者,你想在文学写作上面有一些作为,这个也是需要去关注。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3张

王十月

(《作品》副主编)

我不太赞成小说里面有过于的传奇性,过于的传奇性会消解作品的力量和可信性。如果小说过于传奇的话,就是讲一个故事,如果是讲故事,就老老实实讲故事。这个作者写小说的时候,为自己要写的故事找一个合适的壳,它是适合短篇、中篇,还是长篇。不同的题材会有不同的方法,或者有些东西适合怎么用。

我们写作品就像做一道菜,做一道火锅。火锅首先要求材料新鲜,如果给发臭的鱼,怎么也做不出新鲜好吃的火锅。如果你一定想写,那你一定要了解别人写到什么程度,怎么跟别人写的不一样。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4张

宗永平

(《十月》副主编)

《十月》的风格,大家都比较清楚,《十月》过去是现实主义。这么多年来,特别是近十年,《十月》的包容性越来越大,但包容不会改变一个东西,就是我们要关注现实。这个现实到底是什么?前几天我们在看稿子,看完之后有一个感叹,看完这个稿子,感觉这些稿子都跟我们的现实生活有距离感。这个现实生活不是一个简单的题材,你写现实的社会,现实经历的事情,但写出来没有现实感。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5张

李寂荡

(《山花》主编)

我看到几篇小说有一些共性,具体有一些差别。说到共性,好的都是写自我、写他人的故事,写一些特殊的职业,比如说打模匠、刽子手。我在想一个事情,中国作家写自我的比较少一些,写他者的多一些。中国作家回避掉的东西太多,有可能回避掉的东西是生命最隐秘的东西,生命最隐秘的东西可能就是生命最本质的东西。我们很多小说都在叙事他者的故事,这完全是可以做到的。在他者的叙事过程当中,还是要呈现出对生命体验的东西。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6张

刘汀

(《人民文学》编辑)

在诗歌里面,任何一个断句、标点的有无都对这个诗的内容形成意义。我不是特别赞同的是这个诗里面有很多无效词。写小说有无效词还可以忍下去,写诗有无效词就很麻烦。不是你在说话,而是话在说你。因为那些词是从文化系统里面借出来的,没有给它赋予你个人的东西,你没有给它滴入一滴你自己的血的时候,这个词对于大众来说是不存在或者是无效的。

诗人写诗的时候,每个词语都应该是从你身体里面一点一点抠出来的东西,抠出来放在那里之后,捍在你的诗里面,抠不掉的,那才是你的东西。写诗是一种平衡术,要注意加减词语、意向逻辑、准确度,走纲丝的平衡术,你缺一点不行,多一点也会让它失去平衡。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7张

李宁

(《天涯》编辑部主任)

当下的写作,需要考虑思潮史、社会变迁史、文学史等问题。

20世纪80年代的新启蒙运动,文化热潮中有走向未来丛书、文化中国与世界、中国书院三股力量;在文学上,有伤痕文学、寻根文学,先锋小说等。90年代,市场经济的勃兴,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转向,纯文学向影像大众文化的转换,在经济驱动下,文学家和文化人从时代中退潮。新千年之后,我们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进而进入了技术驱动。

从文学思想驱动、经济驱动到技术驱动,我们经历了近30年,如果写作没有体现出来这种时代特征,还是按照非传统的、经验化的写作,这种写作是有问题的。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8张

张鸿

(《广州文艺》编审)

作为编辑、专业读者来说,对诗歌的感觉,用两句话来概括:第一、那片一直沉默的大海等待着语言的奇迹。第二、我的语言高高飞起,我的思想滞留地面。现在很多诗歌都是处于这种状态之下。

另外,小说的写作要慎用短句,如果通篇都是短句,它一定会出现语言特别散、特别碎,没有办法聚气。如果是有意为之,我建议参照一下汪曾祺的小说。如果是无意为之,就要加强叙事语言的修炼。

艺·讯 丨『2017佛山文学周』之名刊名编改稿会近日顺利举行(附发言摘要)的图片 第19张

▲改稿会结束,出席领导、嘉宾、作家合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