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术沙龙 > 文章正文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3年03月16日 10:37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1张

时间:2013年3月15日下午

主讲:盛慧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2张

盛慧。男。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专业作家。15岁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创作一百五十余万字,主要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天南》《十月》《大家》等。有作品被《华语文学新实力作家十年选》《2004中国短篇小说年选》,部分作品译成英文。曾获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提名、“萧山杯”《人民文学》新世纪散文奖,首届广东省“香市杯”青年文学奖·长篇小说奖,入选“2006知识工程·中华全民读书推荐书目”。出版有长篇小说《白茫》(重庆出版社 2006年)《欢乐或疼》(时代文艺出版社 2004年 )《万历后宫之乱》(重庆出版社 2007年,网上点击率超过500万),散文集《风像一件往事》(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5年)、《最后的神秘园》(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年),诗集《铺九层棉被的小镇》等,长篇小说《闯广东》入选广东省第三届精品文艺扶持项目。著有三十集电视剧本《定陵秘史》。被评论家称为“早年的苏童”、“南方细雨中的海子”、“ 广东文学的八匹黑马”。广东省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广东省委宣传部第三届十百千工程培养对象,2010年入选“广东文学新实力·十位青年作家”,并在中国作协召开研讨会。

 

一、小说是什么

•小说的起源

•小说的定义

陆文夫:小说小说就是小处多说。

门罗(加拿大):小说不像一条道路,它更像一座房子。你走进里面,待一小会儿,这边走走,那边转转,观察房间和走廊间的关联,然后再望向窗外,看看从这个角度看,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

张大春(台湾)小说是“一片轻盈的迷惑”,它不能帮助人解决人生问题,它的存在,只是“一个梦、一则幻想”而已。

昆德拉:小说是对遗忘的反抗。

桑塔格:小说是复杂的艺术。

 

二、小说与故事

小说通过人物和故事让我们认识世界。每一篇小说,都包含了小说家对于世界的认识和态度,但它不是直白地说出来,而是通过冲突表现出来的。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的艺术》中说,小说家有三种基本的可能性:他讲一个故事;他描写一个故事;他沉思一个故事。讲一个故事,关注的点是故事本身,它是一种线性的表达,属于低级的水平,这样的故事在《故事会》这样的杂志上比比皆是。而描写一个故事,则高了一个等级。这两者的区别,类似于跟旅游团的旅游与自助游的区别,前者是一种走马观花式的,只能对风景有一个大致的轮廓的了解,而后者,需要用心去体味,在途中,你可以为一株花,一棵草停留,你可以将自己融入,感受到它的呼吸,它的美丽与哀愁。而沉思一个故事,则是最高的境界,它上升到了哲学的层次,但它不是枯燥的理论,而是通过具体的,形像的,可感的故事来表现哲学,表现一个作家对于世界的沉思。

卡达莱《亡军的将领》[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3张

阎连科《黑猪毛 白猪毛》

纳博科夫《一则童话》

卡尔维诺的小说《黑羊》

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

博尔赫斯《第三者》《马可福音》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4张[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5张

三、小说的细节

小说离不开故事,但小说不等于故事。它们之间的区别,我们可能要讲三天三夜,那么,我就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把故事和小说都比作食物,故事就是面包,而小说就像我们去佛山宾馆吃一顿丰盛的大餐,前者只是填饱肚子,后者是享受食物的色、香、味,是味蕾的美妙旅行。

那么,这种美妙体现在什么地方呢?我觉得首先是细节。细节对于小说非常重要,很多时候,我们忘记了小说的故事,却还常常对细节记忆尤新。

 

莫言写饥饿 摘自长篇小说《蛙》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6张

“我们站在煤堆前,低头弯腰,像地质爱好者发现了奇异矿石;我们抽动鼻子,像从废墟中寻找食物的狗。说到这里,首先要感谢陈鼻,其次要感谢王胆。是陈鼻首先捡起一块煤,放在鼻边嗅,皱着眉,仿佛在思索什么重大问题。他的鼻子又高又大,是我们取笑的对象。思索了一会,他将手中那块煤,猛地砸在一块大煤上。煤块应声而碎,那股香气猛地散发出来。他拣起一小块,王胆也拣起一小块;他用舌头舔舔,品咂着,眼睛转着圈儿,看看我们;她也跟着学样儿;舔煤,看我们。后来,他们俩互相看看,微微笑笑,不约而同地,小心翼翼地,用门牙啃下一点煤,咀嚼着,然后又咬下一块,猛烈地咀嚼着。兴奋的表情,在他们脸上洋溢。”

东北作家迟子建的小说《亲亲土豆》,写一对种土豆过活的夫妻,土豆的生计可说微言大义,将人生提炼到简单扼要,又知疼知暖。当丈夫患绝症不治,妻子落葬了亲人,将土豆堆起坟冢,离开时,一颗土豆滚落下来,妻子提脚轻轻一踢,说道:还跟脚呢!这四个字,把妻子内心的不舍,表现得活灵活现。细节来自于对生活的观察,需要不断地积累。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7张

日本小说《楢山小调考》里有一个细节,阿铃上了年纪,但牙齿长得很好,对此,她感到羞愧,于是,她于是她使出浑身的勇气,拿出吃奶的力气,闭上眼睛把牙齿对准石臼的棱角,铿地狠命撞上去,只觉得嘴巴象是不复存在似地麻木了,口中产生一股热呼呼的甜味,牙齿仿佛在嘴里滚动,血从嘴里溢出来,阿铃用手捂住嘴,走到潺湲的河边去漱口。两颗牙齿从嘴中掉出来。这个时候,她竟然非常失望地说,居然只有两颗。这个细节,在我们今天看来有些触目惊心,但它却是日本当时的一个真实写照,具有相当的感染力。

克努特·哈姆生《大地的果实》

“然后,刀子插进去了。仆人稍稍推了两下,让刀穿透皮肤,长长的刀刃似乎在插进去时熔化了,只剩下刀把斜插在它肥肥的脖子上。

起初,这头公猪毫无觉察,它躺了几秒钟,思考了一会儿。噢!它突然明白过来了,有人要杀它,于是震耳欲聋地叫起来,直到再也叫不出来。”

 

四、小说的情感

小说是一种情感的教育,阅读小说,可以丰富我们的感情。每一个成功的小说,都蕴含着饱满的感情,但是小说家不像散文家,他们不喜欢把自己的感情直接表露出来,而是要让读者去体会,去感受。如果把感情直白的小说比作一条明河,那么,感情含蓄的小说就是一条暗河。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8张有部作品叫《父后七日》,是台湾作家写的。后来改成电影,去年还得了金马奖的提名。

它讲的是父亲去世后,女儿回乡料理丧事的过程。如果按照我们一般人的理解,给父亲办后事,是一件非常悲痛的事情,但是作者却没有这样写。它写得简直就像是喜剧一般。让我们来读其中一段:

“上车后,救护车司机平板的声音问:小姐你家是拜佛祖还是信耶稣的?我会意不过来,司机更直白一点:你家有没有拿香拜拜啦?我僵硬点头。司机倏地把一张卡带翻面推进音响,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父亲火化之后,大家就回到了日常生活,开始买六合彩。搞笑的事情是父亲断气的时间“十七点三十五分”,而那也正是六合彩的中奖时间。

看到这里,一般的读者一定会为女儿的冷血感到愤怒。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是看到最后一个细节,我感动了。

“父后某月某日,我坐在香港飞往东京的班机上,看着空服员推着免税烟酒走过,下意识提醒自己,回到台湾入境前记得给你买一条黄长寿。这个半秒钟的念头,让我足足哭了一个半小时。”

原来,在她心里父亲一直没有离去,直到她想跟往常一样,给他买一条长寿烟时,才发现父亲早已不在人世,而这一次,巨大的悲恸如决开的河堤,一泻千里。

 

五、小说的语言

巴尔加斯·略萨的阐述小说的语言:“本质上决定一部小说真实与否的不是那些轶事;小说是写出来的,不是靠生活生出来的;小说是用语言造出来的,不是用具体的经验制成的。事件转化为语言的时候要经历一番深刻的变动。”(《谎言中的真实》)

对于作家来说,语言是最大的财富。优秀的作家都是语言的大师。那么,文学的语言应该是怎样的呢?我觉得独特、生动、准确、简洁是最重要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在说到一个人死亡时,用了一个比喻:“就像一滴水回到水中。”美国作家福克纳形容一个人脑袋空空,就像:“八月的校园”,美国作家麦卡勒斯形容下午的炎热,就像:“黏稠的糖浆”。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9张

我本人很喜欢看描写美食的文字,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享受。美国有一个最有名美食评论家叫露丝·雷克尔,她有名到什么程度呢?如果她去哪家饭店吃饭,而店员认出了她,可以奖励5000美元。因为,她的一篇评论非常有分量,写得好,可以让老板日进斗金,写得不好,老板就会关门大吉。她对食物的描写非常诱人,不妨读给大家听一下:

“领班切肉时,薄薄的肉片随着刀锋落下,如飘落的玫瑰花瓣。”

“小杯里盛了少量香浓的咖啡,啜饮的每一口都让你心神荡漾,实在是一顿完美的秋季盛宴的句号。”

“木村庵的海胆也棒得不得了,一堆柔软橙色的海胆卵肥美多汁,芬芳如熟芒果肉,生虾吃到口里,宛如牛奶巧克力般在齿间融化,留下无穷的鲜嫩滋味。”

“我夹起一只螃蟹送入口中。螃蟹用油炸过,嚼在口里脆裂开来,宛如某种不同凡响的海产爆米花。等到脆裂声平息之后,满口都是蟹肉微微的甜美余味,如妙韵般回荡不已。”

“完美的饮料:盛放在雪松盒里的冰冻日本清酒,盒边沾有盐。冰凉的清酒沾染了雪松木的甜美香气,而盐则调和两者,使清酒的味道仿佛高歌而出,清凉而又香纯。”

•福楼拜的完美语言

[创艺时光艺术沙龙]小说的趣味——如何欣赏小说的图片 第10张

《包法利夫人》
“一天三点来钟,他又来到田庄;人全下地去了;他走进厨房,起初没有看见艾玛,因为窗板是关上的。‘阳光穿过板缝落在石板地上,成了一道一道又细又长的条纹,碰到家具就会折断,又在天花板上摇曳。桌上,几只苍蝇在用过的玻璃杯里往上爬,一掉到杯底剩下的苹果酒里,就嗡嗡乱叫。从烟囱下来的亮光,照在炉里的煤烟上,看起来毛茸茸的,冷却的灰烬也变成浅蓝色的了。艾玛在窗子和炉灶之间缝东西;她没有披围巾,看得见她裸露的肩膀上冒出的小汗珠。 ”

六、推荐作家

短篇小说

海明威《弗朗西茨麦康伯短促的幸福生活》

耶茨《十一种孤独》

吉根 《南极》

辛格《傻瓜佩尔吉姆》

麦克洛德《季节的启示》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

谷纯润一郎《刺青》

中篇小说

张爱玲《金锁记》

沈从文《边城》

迟子建《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卡波蒂《蒂凡尼早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