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展览信息,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6年12月06日 16:15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张

“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

开幕式:2016年12月09日(周五)晚上20:00

展   期:2016年12月09日~2017年01月05日

品鉴会:2017年01月31日 晚上20:00

地   址:佛山市禅城区体育路22号 荣楷阁燃灯山房

主办单位: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单位: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协办单位:佛山市美术馆联盟、荣楷阁燃灯山房

策展人:韩浪

执行策展:缪斌

学术主持:王永才

交    通:祖庙站地铁口A出口左转直走300米

 

 

郑 驰 | 作品欣赏

“时代的形状” —— 郑驰作品自述

 

文 / 郑 驰

活在这个时代,不知道是幸福或不幸,毕竟每个时代都有幸福与不幸。时间总是毫无表情地把一代代的“英雄”和平民淹没在昨天,我们都只是某段时间中的排列体,承载着在某时某刻存在过和发生过的事,不同的我们组成了线性时间记录体,同时也是时代的承受体。环境的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可能触动着你我的心灵,每一条政策或法规都可能让一部人受益或受损,重点是它存在的立场,也正是这些制度和条条框框建立了这个时代的秩序和形状,身处其中,无法回避,也正是如此,我才如此清晰地触摸着它的起伏,通过不同的作品记录下它的某段过去与现在。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2张

2016年装置《生命之手-上帝之手与欲望之手》40CMX40CMX100CM

        装置《生命之手—欲望之手与上帝之手》完成于2016年11月。做这个作品,是因为随着自己逐渐年长,不知不觉地过了而立之年,越来越感觉自己老去,昨日的理想与今日的人生,随着在追逐理想追逐欲望的过程中,人生也越来越接近上帝,欲望与生命相对行走,在你每靠近或实现欲望(理想)同时,你对面扑面而来的是上帝之手,逃也逃不过。根据2015年中国的人口平均寿命为:男性74岁,女性77岁,以这个数据计算,假设目前男性40岁,那么他还有34岁的寿命,从剩下能做事的40岁到65岁算,也只有25年的时间了,时间走得这么匆忙,这25年能做多少东西,能实现多少欲望或理想?或只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3张

2016年《丛林里的事已经在发生,只是你还不知道》120CMX120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4张

2016年《老虎不会告诉你,盛宴之后它要做什么》120CMX120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5张

2016年《老虎不会告诉你,盛宴之后它要做什么2》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6张

2015年《盛宴》60CMX80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7张

2016年《你终于来了》150CMX100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8张

2016年《有问题?没问题!真的没问题?把嘴缝上什么问题都没问题!》120CMX80 油画

《丛林里的事已经在发生,只是你还不知道》,《老虎不会告诉你,盛宴之后它要做什么》,《你终于来了》,《有问题?没问题!真的没问题?把嘴缝上什么问题都没问题! 》2016年算是出了几张成品,主要是经过研一残酷的折磨与罗奇导师严厉的要求,终于有点小收获,人只有在思想上穿透他行动才会肯定利索。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9张

2013年《你的未来不是梦系列》油画120CMX80CM (2)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0张

2014《你的未来不是梦系列》80厘米X120厘米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1张

2014《你的未来不是梦系列》80厘米X120厘米 (2)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2张

2012年《你的未来不是梦系列》油画130CMX97CM

2012—2014年画了《你的未来不是梦》系列。将人置身于一些虚无,不确定的场景中,让画面显得荒诞,不合理如同梦境一样,隐约流露出对未来的迷惘。这是“百姓”与体制之间的对话,“你”象征着当下这个时代某段时期的环境和众生,画中的人是面对强大的体制下,相对弱小的百姓“你”的缩影。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3张

2005装置《彼岸1》200CMX80CM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4张

2005年《彼岸2》170CMX65CM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5张

2005年《彼岸2》 170CMX65CM(2)

        2005年做了《彼岸》系列有装置和绘画,这些装置都只是初露锥形,受财力限制,未能深入挖掘和展示从而错过它该有的价值。十来年过去了,回头看《彼岸》还是能代表我那个时期的思考。我是一个典型的天蝎男,热衷于对生命终极的思考,体会着自己的人生,过着“悟性自足”的状态。《彼岸》的创作动力主要来自内心的反省,身边经历过很多关于堕胎,自愿的或强制的,毫无选择的余地,一个个的生命就这样被结束。这种经历对于我来说是难以忘记,诉说的欲望促使我做了《彼岸》系列,在做这个装置时,作品顶部的十字架漏光的设计,受到了安藤忠雄(日本建筑师)教堂建筑使用光线的启发,而使用鱼钩勾住婴儿的嘴的行为中,也受到韩国金基德的电影《漂流欲室》中鱼钩从阴道扯出的那种震撼的刺激。这个装置在2005年美院的新松园一个同学的个展中客串展出。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6张

2005年《零与壹》90X90CM-2016年重画

        《零与壹》也是完成2005年,在搬家的过程中损坏,2016年重画。这个作品看着简单但却是耗我时间最长的作品,原本是想做《零,壹,无》思考了几年发觉对于“无”无法驾驭只能作罢,最后去难选易取《零与壹》。这算是一张绘画装置吧,《零与壹》创作源自“七彩的人生”这句话。每一块色块象征着一种人生,辉煌的一生,灿烂的一生,幸运的一生,平谈的一生,还是灰暗的一生,这就是生命之形状,其周期不过几十年,而米兰昆德拉在他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有一句这样的话“迷途漫漫,终有一归”,无论何种状态的生命终归还是回到零的状态。

郑驰写于佛山

2016年12月

 

郑 驰 | 个人简介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7张

郑驰,200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2015年至今就读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

 

 

参加展览:

2013年 广州琶洲会展中心东区.

2014年 南方.南方—-艺术的60种体验艺术展  佛山市新石湾美术馆

2016年 “首届广州青年艺术家小幅作品交换活动” 广州11号艺术空间

2016年 第六届广东当代艺术展  深圳关山月美术馆

2016年“创意.感恩”广州美术学院学生优秀作品展   大学城美术馆

 

作品收藏:

油画《杏坛水乡》被佛山市艺术创作院收藏

其它作品被私人收藏

 

郑 驰 | 画作品读

 

《古典的奔跑者》—— 郑驰作品的意义

文 / 陈亦刚

        从客观观察的角度来看,郑驰不善言谈,然而一旦面对画布的时候,他的画笔开始滔滔不绝。

        从形而下的方式来看,郑驰也并没有驰骋流浪于大江南北,可这是一个真正的、一直在奔跑的兄弟。

        世界正在沦陷。在这个众人已经习惯向扁平化、娱乐化投奔的年代,轻与快的力量几乎横扫一切——无论是艺术观赏者,或者是艺术家,都已经习惯于心安理得、悠然自在的玩味形色、意象、乃至观念。艺术的重与慢,渐渐成为隔世的风景,变得陌生或者不合时宜。

        而郑驰显然没有陷在时风之中。他冷静地选择了古典的、充满力量、乃至关乎生死的态度,在绘画里安身立命,并且用尽生命之力,为沉默的大多数发言。

        对于时局、国民、人心,郑驰如同一位正直的文人,笨拙而不讨巧地、直面人生的意义或者无意义。

        他的作品,对于真正的“理想读者”而言,每每需要后者极为认真严肃的浸入与体验,这种感受,让我想到阿甘本心目中的古典时期艺术——这个时期的艺术,对于艺术家甚至欣赏者,皆具有一种无可辩驳的、震撼性的力量:

     柏拉图和整个古希腊世界对艺术的体验跟我们都完全不同,他们的体验绝对不是无利害关心的审美享受。在柏拉图看来,艺术对灵魂产生的影响已经大到足以动摇城邦的根基……

     ……艺术家的活动里暗含极高风险的观点开始广为流传。几乎就像波德莱尔所说的,创作活动就像一场生死决斗中“艺术家在被击败的一瞬间发出的恐怖的叫喊”;为了证明这句话不仅仅只是构成文学史诸特性的大量隐喻中的一个,我们有必要引用荷尔德林在接近精神崩溃边缘时写到的一段话:“我担心我的结局会跟古时候的坦塔罗斯一样,从上帝那里得到的东西超过了我能承受的范围……袭击我的也许是阿波罗。”或者再看看梵高死后人们在他口袋里找到的纸条:“啊,说到我的工作,我把自己的性命都赌进去了,我的理智已经有一半融化在里面。”或者读一读里尔克写给克拉拉·里尔克(Clara Rilke)的信:“艺术作品始终是冒险的产物,是一种把自己逼到无路可走的极端体验的结果。”


        显然,郑驰立定于喧嚣的当下,凌越了声色犬马的世界,遥遥接过古典的精神火炬。

        这是一种独立而平静的抗争,并且,已经转化为淋漓的意象、还有油彩的寓言——对于观者而言,能够在这个寓言的世界里欢笑悲哭,是我们珍贵的幸运。

      陈亦刚:中央美术学院博士

 

 

艺•展|“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本周五开幕!的图片 第18张

意涵与反思性:郑驰作品之切面(节选)

文 / 陈建宏

对于油画,我是门外汉,为此,就极少出入各种以身体、游离、碎片、体验等等为主题的当代油画艺术展。虽然如此孤陋,但也不寡闻,因为在我有限的艺术朋友圈里,也有若干不忘初心的西画家,譬如,我的老同学郑驰。

        记得十几年前,我们一帮同学在美院教室里画石膏像,当中唯有郑驰主观能动地触及了客观对象的内在的自然体质。他的突发奇想式的创造性写生——精准的局部刻画和大刀阔斧地切割体块后所浮游的虚白,让许多素描初哥(包括本人在内)激动不已——石膏像写生还可如此“得意忘形”!值得一提的是,像郑驰这样的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中国西画家群体来说,自小接受的写实训练可谓是他们区别于后之世代的一个明显标志。这种以物体的形质呈现为绘画基本表达的训练,就像那个时代其他属性明显的衍生物那样,是他们一生所无法逃遁的随影。可是在一段时间里,写实主义却成为中国美术界中众多“有识之士”极尽嘲讽和批判的焦点,在“受害者”的眼中,它俨然是中国艺术融入世界洪流的主要障碍物。但,人们也必须看到,中国油画家独立于观念和思潮日新月异的欧美当代艺术之外的资本——绘画能力——是与此密切关联的。

        当一种新思潮以压倒性的态势骤变成新的主流并以“正统”自居时,人们就有必要警惕和反思它的真正意图和学术合理性了——反思是人类思维进步的一个有力武器。它的真正意义不仅仅在于世人皆醉时,保持一份对事物的清醒认识,还在于可为现实发展提供多元的独立的无限假想。在这方面,郑驰是一个执着的身体力行者,例如其作品就如实、真切地彰显了一个独体在大社会中浮游的精神向度和心路轨迹,并以尖锐的反思批判性让人过目不忘。

2016年11月6日

陈建宏记于水梅花馆

更多精彩

2016.12.09~2017.01.05

“时代的形状” 郑驰油画作品展 现场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