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展览信息,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6年11月19日 10:14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张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2张

许敦平 1972年生于广东澄海。199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获学士学位。2001年考取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主攻写意花鸟画创作及教学。2004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为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画学院副院长、花鸟画工作室主任。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3张

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

文 / 王艾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4张

数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我曾提及许敦平所面临的多重选择,并在其中讨论过写意花鸟画的困境。时过境迁,这种焦虑感非但没有减弱,甚至已经扩散到更为广阔的范围。在上个世纪末讨论中国画如何发展、如何应对外来思潮以及其他艺术媒介的冲击等等话题可能还有某种程度上的前沿意义。但对当下而言,几乎所有的传统学科都已经逐渐被实用主义以及可量化的数据宣布了没落与收缩,中国画也不例外。但如果能跳脱出上一个时代带给我们的思维惯性,不再以划一的标准来衡量一个学科的发展前途,如今的状况也未必有想象中那么糟。在摆脱本来就是被强加上去的“民族”属性以及所肩负的“现代性”任务之后,回归到个人视角以及媒介的本体性,中国画也许仍然有着不小的发展空间。这并非新论调,但认识与实践,往往有相当程度的距离。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5张

诸如上文的牢骚,也是许敦平与我闲谈时常常涉及的话题。在中国画创作方面,他无疑有着双重的优越条件——既是经由数代美术大家之手所完善建立的学院式中国画教育培养出来的青年国画家,又因自身素质的优秀,得以成为广美中国画学院新一代的教学中坚力量以及学科负责人之一。然而,这也可以看作是双重的困境。即在这样的体制下培养出来的艺术家,如何在固有的格局中寻求中国画的突破,而又兼顾工作与教学的需求?尤其是选择写意花鸟画作为个人的学术方向,在当下更无疑是一条孤独的道路。作为一个承载了太多视觉之外文化因素的知识系统,写意画的延续需要与之对应的社会基础与人群来承载,而经历过20世纪数次巨大的文化断层,毋论直追古人风骨,即使是解读清末、民国的美术作品中所涵载的信息,我们同样需要诸多与今天的生活几乎完全毫无关联的专业学科知识。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6张

在广美中国画系深造之时,许敦平是方楚雄教授门下的高足。方氏娴熟的写实语言技巧以及温润厚和的审美风格影响了许敦平画法体系基础的建立。强调通过“写生”来获取形象,刻画特定时空背景中对象的特征,突出中国画的语言再现自然世界的能力,是岭南一脉花鸟画自近代以来发展的特征——在这方面,许敦平与他的师长和前辈们一样,在题材上有着广泛的表达空间。当然,时至今日,不管是工笔画还是写意画,统一受过写实训练的国画家们心安理得地享用着各种视觉资源所带来的便利,无所不画亦无所不能画,已不再是什么秘密。但这并不代表许敦平的创作重点放在单纯的扩充题材和表现自然上。他的兴趣点更多地在于试验水墨媒介以及绘画语言与其所描绘物象特征的“契合”度,寻求结合传统的笔墨语言来超越已有的预成图式。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7张

我曾看过许敦平带学生下乡写生时的白描写生稿,纯以铅笔线条一气呵成,转折穿插之处的变化一点不亚于毛笔。构图的雅致与花卉的精巧亦颇具工笔意味。年复一年的教学工作磨练了他手眼一致的能力,同时也使得他接触到不同国家、地区的风物。从《文殊兰》《草豆蔻》《望鹤兰》这些非常具体的画题便可窥一二。但在转移到较为大幅面的创作时,他却并不打算理所当然地遵循“写生创作二元合一”这一岭南画学的独门秘技。譬如《旅人蕉》一画,具对称性且庞大的叶片已经难以用传统画芭蕉的笔法来表现,许敦平巧妙地截取了叶片根部交错处的部分,构造出了类似装饰主义风格般的画面,但细节造型仍从写生中来,笔法则沿用传统小写意的勾勒擦染一路。而《中渚》《在河之洲》等以火烈鸟、鹈鹕等为主题的作品中,他则大胆地结合这些大型鸟类舒展而雄奇的身体结构,追求没骨淡墨在平面上具现代形式感的排列,从而获取展示时强烈的视觉效果。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8张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许敦平近年来的作品仍然强调写生在花鸟画中所起到的连接自然世界的作用,但却与我们所熟知的岭南的华丽风格保持了某种程度的距离。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近几十年所谓的现代花鸟画,尤其是针对展览而创作的大尺幅工笔花鸟画,其视觉框架的建立大都得益于百年来西方视觉艺术的东渐以及明治之后日本画的视觉经验。这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正统,一如“素描加水墨”在人物画领域的地位。传统的画学理念,不管是在现代美术教育的体系里抑或是美术展览的机制里都是相当尴尬的存在。从大型作品的处理手法来看,许敦平当然不是虔诚的传统主义者,但另外一些题材的作品则暗示着他近年来对于笔墨本体的兴趣却日趋浓厚。譬如一再被描绘的梅花,以及他家乡澄海的狮头鹅。在这些题材的发挥上,他更多地试验着各种传统技巧的组合以及探索古典意味的再现。《晴雪》《一树独先天下春》这类作品中秀美轻盈的线条,颇具乾嘉之后清季绘画的寂静之美,而《一树梅花白玉条》《空山梅树老横枝》则明显乱中求胜,致敬海派绘画的洒脱与力量感。而狮头鹅的题材,则可以看出他所背负的先天的岭东文化基因。耐人寻味的是,这两个在地理上紧挨着的区域,发展出了非常具有差异性的地缘文化形态,其中钩沉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言清。但可以这样说,与获得类似起点的其他岭南画家不同,岭东文化兼具的“桀骜不驯的拓殖精神与温柔敦厚的诗教”(李伟铭教授语)的两面性,在给予了许敦平的艺术实践更为广阔的包容性之外,也赋予他对传统文化天然的亲近感。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9张

在绘事之外,许敦平将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对传统中国社会生活的解读上,对古琴、文玩、家具等领域都有着浓厚的兴趣以及相当程度的浸淫。这些画外之物既确保他能从多重的领域来扩展对“传统”二字的理解,也使得他能从不同的文化载体的角度来审视“中国画”的意义。正如他在《困学微言》一文中所言“就外部氛围来看,我们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教育认识不足,当下的迷惘,往往是对自己过去的历史缺乏相关认识。不了解传统的沿革和发展变化,则无从知晓‘我’从哪里来,不辨往那里去和‘我’是谁。”“中国画教学亟需深入传统,慎言创新,特别是写意花鸟画教学。”显然,在许敦平看来,在写生和技巧方面下工夫,以及从多个角度重新理解传统,是写意花鸟画创作的鸟之两翼。20世纪四十年代,黄宾虹在与傅雷的通信中曾信心满满地宣布:“画有民族性,无时代性。虽因时代改变外貌,而精神不移。”在过去大半个世纪后,我们是否实现了宾虹老人的期待呢?许敦平并没有在他的写意花鸟画中给出明确答案,或者说,他仍然处在不断的“试错”和“修正”的过程之中。但是作为同样具备文化危机感的传统学科从业者,我觉得,他具备回应这个问题的实力与信心。

2015年处暑过后笔于未至书屋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0张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1张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2张

西双版纳写生:朱顶红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38x53cm  2016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3张

西双版纳写生:马蹄莲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38x53cm  2016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4张

西双版纳写生:老虎须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38x53cm  2016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5张

西双版纳写生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38x53cm  2016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6张

西双版纳写生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38x53cm  2016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7张

西双版纳写生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38x53cm  2016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8张

日月光华  许敦平  纸本水墨  38×140cm  2015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19张

丽泽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48cm×62cm  2015

艺•人|回望传统——许敦平近作琐谈的图片 第20张

白露秋水  许敦平  纸本设色  248cm×62cm  2015

展览地点:

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可乘坐广佛地铁到季华园站C出口)

开幕时间:

11月19日(周六)15:30

展览时间:

11月19日-1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