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展览信息,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6年02月25日 11:13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张

 

由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佛山市艺术创作院承办的“佛山韵律•和风鸣畅”艺术惠民工程之 “创艺时光”艺术品鉴系列活动《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于2月26日晚上八点将于禅城区体育路22号荣楷阁燃灯山房隆重开幕!

 

展览时间:2月26日——3月17日

地       址:佛山市禅城区体育路22号首层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2张

 

作者简介:

张仓健

生于吉林市,1999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2003年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获学士学位,2009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中国山水画研究方向硕士研究生,获硕士学位.现任教于广东技术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广州画院国家(广州)青苗画家,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品:

《九华秋色》第五届广东省中国画大展

《夏日清凉》入选广东省岭南美术大展并获银奖

山·冶——广东省山水画邀请展

《初雪》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和谐燕赵,红色太行”中国画展

《写生》入选“笔参造化·广东省中国画展

《墨彩镂金》南北中青年中国画家金版邀请展

《深翠轻烟》入选广东省青年美术大展

《岭南清幽》获广州美术学院依恋奖学金并入选“全国五大美术学院优秀毕业作品展”

参加广东省宣传部《珠江揽胜》艺术工程

《走进古村落》艺术工程,

参加重返山林-南方山水新趋势十八人联展

《风清骨峻》中国山水画个展

《山蔼苍苍忘转迷》入选建国65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览

参加广东省“四大名山”艺术工程,“北上抗日”广州画院写生展

“山不在高”广东名家写生联展

“粤山揽胜”广东名家山水写生展

“东方好画家”中国新锐作品提名展,北京

“岭南风范”当代岭南中国画展,河南美术馆

“星星之苗”广州画院国家青苗计划首期青苗画家晋京汇报展,北京国家画院美术馆

《境翠怀烟》西江灵胜——广东省山水画展

由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个人画册—新视野中国画名家鉴赏系列丛书。

 

部分作品: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3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4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5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6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7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8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9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0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1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2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3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4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5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6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7张

 

 

【创艺时光】《乡野行迹——张仓健山水小品展》2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8张

 

 

苍冷·岑寂

大约一年前某夜,学弟仓健对我说"师兄,出画册时一定请您写点东西。”酒气喷薄的他神情真挚,态度诚恳。俗语云酒后吐真言,在眼看他绘画水准日渐提升之后,我想是时候写点东西了。

 

世事往往难以循序而进,在他即将面世的画册里并没有为我的文字预留空间,他解释;“师兄忙,耽误您时间啊!”此时他并没喝酒,但我深知其言也真,其情也切。为此,我必须为我的文字“讨回公道”。

 

每每看到仓健的山水画作时,笔者总忆起晚明张岱《西湖梦寻》的一段话:“余之梦西湖也,如家园眷属,梦所故有,其梦也真。今余僦居他氏已二十三载,梦中犹在故居,旧役小傒,今已白头,梦中仍是总角……惟吾旧梦是保,一派西湖景色犹端然未动也。”此种联想基于本人所了解的仓健的求学之路,而且他笔下所透射的苍冷岑寂也惹人遐想无限。

 

张仓健,东北汉子,在杭州西湖边上的中国美术学院度过了四年附中生活,在那里他接受了人生的艺术启蒙并确立往后的艺术观念。与此同时,隽秀的江南景色“迷惑”并“俘虏”了一个来自白山黑水的东北少年——一派江南如影随形——即使他仍保留东北人特有的幽默用语和豪迈酒风。我并不清楚这种转化的详细过程,但如下的大胆推断也许成立:以西湖为代表的江南之美无人能拒,它温情地洗刷一个人的过去并进而成为其吟咏遣怀的保留图景。换言之,梦寻西湖已是西湖过客的一种自然习惯和情愫。兴趣广泛的张岱如此,少不更事的仓健也是如此。明瞭这点,我们就会对现时身处岭南的仓健所绘作品的独特样态产生会心的理解。他作品里灰冷的色调总是催人产生“能不忆江南”的绵绵想往,有序的空白安置灵感应是来源于江南民居的马头墙,而枯劲瘦削的树木满绕古藤,缥缈无迹的云山迷离苍润,簌簌闲花,漠漠轻烟,湿湿细雨,渺渺人迹……仓健并不在意四时的转换和地域的变迁,他更关注内心的安适和自由,心迹的流露如若与笔墨的晕化保持一致,画家就会为无常人生的快乐和悲伤找到宣泄的途径。即使他现时所处的画学氛围与其趣向互相扞格,他也欣然独行。

 

当整个画坛的艺术思想和实践行动趋于一尊时,许多画家都在深刻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盲目成为一种理念的赶集者还是寻求独立的个人天地;而且许多画家也会找到各种突出重围、维护自我的方法,但笔者相信移花接木式的 “异端”介入应该是立竿见影的有效途径之一。显然,仓健谙熟此道,他睿智地在注重现实生活描绘的岭南画坛中追寻幽闲的诗意画境,虽然他也尝试通过实地写生丰富绘画样式,但挥之不去的江南余韵仍然令其作品与旁人有别。在此,笔者并不打算对其所营造的诗意画面进行长篇累牍的“附和”,但必须指出的是:当“诗书画印”四位一体的中国式传统已经日渐成为时人追忆的神话、缅怀的对象时,坚持诗意的探求不啻是一种维续文脉、延扩画风的理想方式。

 

“对于人而言,生活就像山间的青草,就像野地的鲜花,曾经那样的繁茂。当微风吹近又吹远,大地知道一切都已改变”(大卫语)。或许,我们不必追问世间的许多东西从何而来要向哪去——该记住的定会藏心入梦,要忘掉的也无需挽留……仓健现时山水画的来源及其抉择不正恰恰昭示此理吗?

 

 

庚寅大雪后 渐弘草于水梅花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