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6年01月20日 16:32  

编者按:为配合我市古村落活化升级工作,2015年11月22日,由我院与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在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罗格孔家村召开,与会的50多位广府地区古村落研究专家就古村落保护与开发中的一些核心和关键性问题,进行了热烈的探讨,发人深思。在此,我们将领导和专家在论坛开幕式与主题报告中的发言整理成文,供大家学习和参考。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的图片 第1张应如军(佛山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广府文化第三次论坛的主题是“古村落的保护”,放在我们禅城区罗格孔家村来举行,我非常欢迎。这两年,佛山也在做这样的工作,我们叫做“百村行动”。什么叫“百村行动”?就是把我们的城镇化过程当中各种类型的108个村庄大概做了一个区分:一类是像孔家村这样的一个古村落;第二类是城中村;第三类是新农村。这是目前我们佛山在现代化和城镇化过程中所做的三类村落的划分,对于古村落,我们计划在两年之内进行一项活化的工作,主要是针对禅城区范围内的30个古村。

30个古村活化不是一项单纯的旅游开发,简单来说,可以用五句话来概括:第一,宜居乡村示范,首要一点是这个古村落的村民他们所生活、所居住的村庄起到宜居示范的作用。第二,公共服务配套,包括基础建设的工程,网线、管道等公共设施的建设。第三,生态环境优美,也就是环境的整治和治理。第四,岭南文化传承,我们文化部门把重点落在岭南文化传承之上。第五,乡村休闲旅游,虽然它不是主体,但因为我们古村落的活化是一项综合的工作,在佛山市各个部门、各个层级的政府,包括住建部门、文化部门、旅游部门都投入在这项工作中,所以还会涉及到旅游方面。但就我们文化部门来说,主要是做传统文化的。

第二,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古村落文化虽然是以两年为期做一个示范,但是我们知道,古村落是一个有几百年传承的、他们的生活状态延续了四五百年的村庄,它的文化价值、文化内涵,不是我们靠投入几百万元一个村庄,靠两年的时间能够把它活化完成的,我们只能说初见成效,它是一个长期的工作。就我们这个阶段的工作任务来说,古村落的文化不是一朝一夕的,它是一个长期的、可持续的工程,着眼于居住在这个村庄里的村民他们长远的、现代化的生活状态、工作状态,生存环境、人文环境。

第三点,古村落的活化要立足在一个基础之上,就是要保护传统文化。所以我们提出来,在古村落的活化里面,既要保存古村落的传统的村容村貌、传统的格局等等,还要保存古村落里面的文物建筑、历史建筑、传统的风貌,另外,还要举行一些传统民俗活动的活化。传统的民俗活动,它恰恰跟人的生活是最密切的,所以每个古村落除了做静态的保护,还要有一些活化,就是要有一些民俗活动的恢复、举办等等。在此基础上,我们还要求每个古村落建立他们的志愿者队伍,等等。现在,我们文化部门主要就是在做这项工作。

现在,这30个古村落分成两批,2015年之内我们想做13个古村落的活化示范。孔家村是属于第二批的,也就是说,它的阶段性任务是在明年底完成。就我们今天来看,刚才提到的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在做。我们是通过一个项目把每个古村落的“五位一体”的工作以一个个项目化的形式,即以项目组逐项来推进,这是一个大的背景。

今天在座的,有很多是来自我们广佛两地在文化研究方面有影响、有地位的专家,有一些我个人很熟悉,包括曹所长、汤教授、梁老师,我们在之前的工作中接触了不少,所以也希望通过这么一个论坛,把我们广佛两地文化研究者以后的合作之路走得更宽,同时,也祝愿我们这个论坛取得成功,也希望在这个论坛里面,各位专家结合昨天在其他的古村落看到的,包括汤老师昨天在我们图书馆的论坛上也是这样,反正多一点给我们佛山这方面的工作出谋划策,提一点意见,也把我们广佛两地今后各方面的交流建立起来,为我们两地的城市建设和文化建设做出我们自己的贡献。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的图片 第2张纪德君(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广府文化是我们岭南地区覆盖范围最广、特色最鲜明、影响最大的区域文化,近年来受到了省市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由我们广州大学牵头,联合广州市社科联、越秀区委宣传部共同组建的广府文化基地,它是由广东省委宣传部于2012年6月批准设立的特色文化研究重点基地。同时,我们基地还被广州市列为“广州市人文社科研究重点基地”,得到了省、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我们广府文化研究基地的主要任务就是,有效地结合省内外从事广府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文化工作者、民间艺术大师,对广府文化的保护传承、活化利用与传播推广,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今年8月份,我们到广府文化的重镇佛山来调研石湾陶瓷基地、佛山木版年画、佛山剪纸、狮舞、龙舟等发展现状,我们深感佛山的广府文化资源非常丰富、博大。在此期间,我们与佛山市委宣传部、文广新局,特别是我们艺术创作院的领导进行了交流,感觉到他们都有很浓厚的本土文化情怀,对广府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文化利用都非常重视。当时,我们就产生了与佛山的有关部门共同举办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的想法,没想到得到了我们佛山市有关部门领导的热烈响应。坐在我旁边的这位夏院长当时就建议,我们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可不可以以古村落文化研究作为主题呢?因为佛山除了传统工艺、粤剧、武术等蜚声海内外,它的古村落文化也是洋洋大观,目前在佛山有一大批广府特色鲜明、历史文化底蕴厚重、民俗风情活动丰富的古村落,这些古村落融自然山水、建筑文化、民风民俗为一体,蕴含着丰富的乡土文化和历史气息,很值得我们去考察、研究、推广和传播。所以,我们也非常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建议,这样也可以使我们学者的研究和实际的经验考察有机地结合起来,更能够强化我们研究的问题意识和服务意识。

另外,我们这个会议形式也比较有意义。我们以往纯粹的学术会议主要集中于高校,适当地有一些研究机构的人员参加,但是我们现在这几次论坛都是高校、科研院所,还有民间的这方面的专家,包括一些工艺大师之类,特别是政府有关部门,甚至村镇,我们一起来举办,这就是多方协同、共同开展广府文化的调查研究,这个会议举办的形式以及它的内容,都与传统的学术会议有所不同,所以这个方式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现在非常强调协同,我们不能老是局限在学术领域,我们要接地气,所以这种方式非常好,比如今天我们在这么好的祠堂里面举办这次论坛,非常有特色,也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的图片 第3张夏金旺(佛山市艺术创作院院长):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国传统村落所承载的一些乡土文化意识,是我们中华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中华民族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见证。各地的环境和历史机遇让佛山的村落具备了自身的独特性,尤其是在推动地方现代化的进程中扮演了亲历者和参与者的重要角色,甚至在一段时间,比如像近现代工业化机械生产的创举,生态农业与循环发展的雏形等等,这些都能在国内的乡村找到源头和身影。当然,在如今全球化、国际化的巨大浪潮席卷之下,佛山的传统村落与其他地区的村落都面临着残缺的境遇,在延续自身生命的同时,也受到强有力的冲击。可以说,传统村落的发展现在走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街口,何去何从,值得我们深思并付诸行动。鉴于此,近两年来,佛山全面启动了古村落活化工作,它会促进传统村落的价值挖掘、空间保护、文化传承,推动传统村落的可持续开发和利用。

古村落的保护与活化,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它是一个长期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和参与。举办本次广府文化论坛,像刚刚纪老师说的,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接地气,能够跟我们现在发展的形势相结合,所以我们还是建议以古村落文化来召开这次广府文化论坛,目的是汇聚众多专家、学者的智慧和力量,为广府地区包括佛山地区古村落的未来发展之路把脉,建言献策,使传统价值在新时代的洪流中重新发挥出其应有的光芒。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的图片 第4张孔繁文(佛山市禅城区政协委员,孔家村村民):我们孔家村到现在开村已有800多年,我们是孔子岭南派的后裔,从南宋就开村了,到现在大概是30多代人。我们这个村在珠三角区域的历史上也有一点名目,还有一些名人。我们村纳进了佛山市申遗的计划。我们村现在也正在做村的规划和发展之路,也希望各位专家、学者帮我们把把脉,看看我们村的规划怎么走,怎么去发展。我们真的希望大家帮我们出点子。

再有,我们孔家村最著名的是岳雪楼。岳雪楼是广东三大藏书楼之一。它是在道光五年被建起来的。当时在广州的太平山建了一个主楼,在我们村的旁边建了一个副楼,就是用来给人家藏书的,也跟广州有很密切的关系。它的藏书最鼎盛的时候达到三十三万卷。还有,我们岳雪楼也是藏书画、碑帖非常多的一个地方。我也希望大家帮我们挖掘我们村的文献和藏书文化,多给我们做一点指导性的工作。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的图片 第5张刘小玲(广东教育出版社编审,论坛主题报告主持人):当我接到主持任务的时候,脑海中马上就跳出孩童时代读过的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我们今天刚好就应了这个诗的意境,群贤毕至,能够在这里开这样的一个论坛。这是我们广府文化、岭南文化的一个盛会。接下来是主题报告环节,首先有请曹劲女士为大家作报告。

问道古村落,建言城市梦——第三届广府文化论坛纪要的图片 第6张曹劲(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我今天早上到得很早,我进来的时候,这个祠堂还没有人。但是我刚刚走进来的时候,我看见这个“诗礼堂”,我心里特别有感觉,我立刻就想起了2500多年前的《论语》中所说的庭训的故事,就是孔子教育他的儿子孔鲤时说了两句话:第一句叫做“不学诗,无以言”;第二句话叫做“不学礼,无以立。”,就是说,一个人如果没有读过《诗经》,他就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心情和情绪;一个人如果没有学过礼,他就没有办法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所以,诗礼传家一直是孔世家族的家风和家规。我觉得,我在这样一个乡村,看到我们的传统文化还在这样绵延不断,我非常欣慰。

我发言的主要内容是我近年来在广东省传统村落的一些保护和传承的案例,其中尤其是相当于活化利用方面的。

广东省是一个传统村落蕴含非常丰富的省,获得“历史文化名村”这样一个称号,国家级的有22处,省级的有56处,另外,前几年,国家四部委,文化部、住建部,还有财政部、教育部共同评审的授予“传统村落”称号的,我们全省有126处,这个数字在全国大概属于中上,在第五位,虽然没有进前三,但排得还是相当靠前的。这是我们一个大概的情况。

这些大的传统村落丰富多彩、形态各异,而且我们岭南地区在气侯地理、建筑材料、生产方式、家庭结构、宗法观念、阴阳学说等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下,这些古村落体现出随地域和名系而不同的类型与规则。如果我们大约按照气侯、方言、名系来区分的话,广东的古代村落民居大概可以分为三个地区,一个是粤中地区,比如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也包含了粤西的雷州半岛,潮汕沿海地区,还有客家地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广府村落、潮汕村落、客家村落,另外我们还有少数民族村落。我听说昨天各位已经去参观了,三水大旗头村,就是广州及其附近的,也就是以珠三角为核心的这一片,它有悠久的经济和文化开发的历史,土地肥沃,另外,它的气侯潮湿多雨,所以,这一带的村落和民居,多以通风、隔热为最大的要点。

在粤北地区主要是客家村落。客家村落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聚族而居和它的防御功能。这两张图,我们可以看到,在右手边的是我们雷州地区最有特色的,叫做围龙屋,它是在圆圆的形式非常古老的三堂两横的基础上,加上横屋,再加上围龙,再加上前面的月塘,共同形成一个完整的形制。在粤北地区也有很多方楼,特别是在靠近江西的地区,也就是接近赣州的地区。

我们看到的这张图片,是河源的林寨镇兴井村。在兴井村,我们可以看到,在方圆大概三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20多座保存完好的从清代一直到民国时期的方形围楼。这些围楼,它不仅完整地保留着它的物质形态,我们从这些围楼的分布,它不断的蔓延,可以看到这个地区整个家族发展的历史。我们也可以看到经济的开发给这些建筑、给这些空间所带来的种种的影响,比如从最早的最纯粹的客家围楼逐渐发展到最后中西合璧的出现。

在潮汕地区也有很多保存得非常精美的大寨和古村落。我刚才简要介绍了,因为这个名系,因为地理特征,这个我不想说了。潮汕古建筑的最大特点就是它有一个标准的平面,我们看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