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展览信息,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5年09月15日 9:49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1张

 

由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佛山市艺术创作院承办,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协办的“佛山韵律•和风鸣畅”系列活动《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将于2015年9月26日(周六)15:30在佛山市禅城区季华五路14号季华园内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开幕。王永才是佛山市艺术创作院的专业画家,本次展出的是其近几年的纸本作品。

 

“所有的一切随着时光终将远去,留下一堆碎片的印迹,这些纸本作品是我这几年来的不停尝试,有些是室外画的,有些是在工作室完成的,画幅都很小,画起来也没啥压力,所以感觉表达起来更放松直接,我很享受这个过程,虽然不知最终会走多远,但我想通过此类不停的尝试,探索更多未知的可能性。”王永才说。

 

对王永才的作品,国画家孙文科评价道:“永才的绘画始终在表述内心对老家高密厚土的深深感怀,一种土的气息,有一种洪荒的力量。发自内心的对家乡依恋是尤为动人的。似乎是高粱酿成的,沉厚而烈。秋收的丘陵,金黄、广阔、博大、苍茫、肥沃,印象里又涩又甜,北方秋后的苍凉气息在岭南是见不到的,伴随夜幕慢慢落下来时亘古忧怆的壮美注入永才的作品中,无比迷人……”

 

展览时间:9月26日——10月18日

地       址: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2张

 

个人简历:

1978年生于山东高密。

2004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

201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获文学硕士学位

曾任职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

现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佛山画院专业画家,创作部副主任,三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佛山市文联美术创作中心特聘画家

参加展览:

化象—王永才绘画作品展﹙佛山荣楷阁燃灯山房﹚

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广东美术馆﹚

循心造境—王永才油画作品展﹙山东高密名门美术馆﹚

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山东省美术馆新馆)

2013上海青年美术大展获沈柔坚艺术奖(中华艺术宫)

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美术馆)

第二届全国造型艺术新人展(中国美术馆)

第四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中国美术馆)

穗港澳油画巡回展(广州、香港、澳门)

收藏:

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汕头博物馆,贵阳美术馆,西南大学,深圳美术馆,滨州美术馆,广州汇豪社,莞城美术馆,湛江博物馆

 

部分作品: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3张

古村清韵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4张

古老的乡村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5张

连南古村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6张

梁园游记

 

《时光碎片—王永才纸本作品展》于9月26日开幕的图片 第7张

山雨迷蒙

 

 

 

岁月有痕,留下一身赤诚

 

有些人,出场不一定惊艳,或许没有恢宏的气势,没有华丽的“武装”,却能在一步一乾坤的身段中,于人豁然开朗之天地。画家王永才就属于此类人。

 

工作际遇,与永才相识,时间不长,至今不过两年多。永才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实诚。无论为人还是画作,都透着一股厚实的气息。言语间也总带着一些慢条斯理的道道,一件事按自己的方式有条不紊地叙述始终。然而实诚并非迟钝,而恰恰是永才对创作、对生活一直保持着独立思考的体现。

 

我们通常说,艺术创作的本质在于表达内心的原始冲动,诸如对于世界本象的追求等哲学命题,同样适用于艺术精神的探索。无论社会怎样变迁,艺术潮流如何去走,艺术家首先要做的,就是直面人心、抒发情感、追问去向。技艺可以学,但生命体验是唯一的,情感无人可以代替。要成就一个“我”,首先要成为一个“我”,这是艺术家的宿命,也是艺术探索道路之所以孤独的原由。永才虽然朋友甚多,也得到许多行内前辈的指导和帮助,但对于艺术表达的理解,始终带着自己独立的思索,与所谓的“主流”、“圈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轻易受外界影响和干扰。在他人看来有时甚至近乎固执的坚守下,永才遵循着自己的内心指引,用强烈的独立“画格”,诠释着自己对于艺术孤独之题的理解。

 

所幸,永才在艺术精神上的执守,并非艺术探索的固步自封,而是在对版画、油画、水墨画等不同画种的材质、工具、手法的大量尝试与运用之后,融会贯通,化零为整,从中找寻自我,探索属于自己独有的绘画语言风格。许是个人偏好,我尤爱永才近两年的油画作品。下手很重,浓墨重彩与暗色基调的大量使用,天生一股北方的刚劲气;而重彩中间杂着柔和清淡的笔触,有如晕染开来的水墨,又透出南方的细腻感。用的是西式的表达手法,描绘的却是中国画的意境。虚实相间的构图,轻重调和的色块,加上水墨般的渲染,使整个画面具有暗流涌动、引而不发的理性张力,有如日出前的几缕光射,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火柴划擦时的一丝星火……带给人不单是视觉观感上直接的冲击力,而更多的是慢慢咀嚼、细细品味爆发前的蓄势和清肃,忍得了千丝万缕的诱引,守得住一门心思的平净,至于什么云开见日出、水落现金石的事,谁还去理会呢?

 

每个艺术家的作品,在不同的时期都会带有阶段性思考的痕印。看永才的画,从前期版画创作技艺基础的奠定、表达意象的现实关照,到近期油画、水墨画创作审美体系的构筑、绘画语言的本真回归,似乎也能隐约地窥探出一些思考的线索和脉络。然而,任何试图割裂艺术家创作过程,进而将不同时期艺术风格标签化的行为都是无理的,也是徒劳的。画框以内,画外之心。如要真加以归纳,有一点倒可以说,永才的艺术创作,始终带着一颗赤子之心的烙印。

 

高密是永才出生长大的家乡,广东又给予其第二次生命——在艺术上。曾与永才一道去高密参加他的个展,感受到他对家乡的热爱,是浸在骨子里一世无法抽离的浓浓乡情;而对求学、工作和生活的广东,则是另一种积极融入、努力扎根的人生态度。平日,永才总爱骑着单车,穿梭于佛山的大街小巷,望着行将被拆的老屋,经常以主人之态叹出唏嘘感慨之声。脑海中也时常浮现出永才踏步行走于岭南村落、水乡、山林之间的景象,用他的思绪与画笔叙述旧去的记忆:一个少年走在高密乡土的那座小铁桥上,望着田野乡间、河流山川、苍茫大地,任由风从脸颊吹过,吹出一身的青涩、赤诚。

 

因是同龄,又都客居他乡,我总以为凭着相似的时间轨迹,能理解永才的孤独,看懂永才的画,可每每多看几遍,却发现也许并不真懂。唯有以赤诚之意,弥补所有的误读。

 

夏金旺﹙佛山市艺术创作院院长﹚

甲午岁末于佛山艺术创作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