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展览信息,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5年03月23日 11:25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1张

 

 

由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佛山市艺术创作院承办的“创艺时光”艺术品鉴系列活动之《白夜——岳海喜油画展》于3月27日晚8点在荣楷阁燃灯山房隆重开幕!

 

展览时间:3月27日——4月23日

地       址:佛山市禅城区体育路22号首层

 

作者简介: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2张

岳海喜 男 汉族

1985年生于山东淄博

广州国家青苗画家培育计划画家

2011年本科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

2012年至今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

 

参展经历:

2014年,“唯C力量”艺术界新生力量艺术展 走心生活馆 中国广州;

2014年,“如日之升”首届中国青年艺术家优秀作品展 泛华艺术中心 中国上海;

2014年,广州市青年美术作品展;油画《有时候-2》 美林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14年,追求卓越:来自学院的艺术家——首届油画邀请展;《有时候-6(1)》 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 中国上海;

2014年,“中国梦·南粤心”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优秀作品展;油画《有时候-6(2)》 广东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14年,“意.现——南方新锐油画邀请展” E5艺术馆 中国广州;

2014年,“物象-开放的状态” 佛山创作院 中国佛山;

2014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油画《有时候-5》 广州市艺术博物院 中国广州;

2014年,“可见之诗”风景油画展;油画《南崖头-2》 潍坊鲁台会展中心 中国潍坊;

2014年,第五届广东当代油画展;油画《有时候-1》 广东美术馆中国广州;

2013年,”在云端”——南方艺术新势力品鉴赏邀请画展 空中现代艺术展厅 中国广州;

2012年,广东省首届高校油画作品学院展;油画《南崖头-2》 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12年,“当代精神的现实反映”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师生作品展 油画《南崖头系列》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广州;

2012年,广州画院三十周年系列画展“这边/那边“—画院工笔·油画新势力特展;油画《南崖头-2》 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11年,毕业作品展;油画《南崖头-2》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10年,王嘉廉镇泰获奖作品展;素描《老人》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广州;

2010年,自荐作品展;油画《状态》 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中国广州;

2009年,广州美术学院受助学生感恩作品汇报展;油画《花》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中国广州;

2008年,基础部优秀作品展;油画《静物系列》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广州。

 

获奖:

2014年,《有时候-6(1)》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优秀作品展 铜奖;

2014年,《南崖头-2》“可见之诗”风景油画展 优秀奖;

2014年,《有时候-1》第五届广东当代油画展 作品奖;

2012年,《南崖头-2》广东省首届高校油画作品学院展 金奖;

2011年,《南崖头-1》凤凰艺术奖 三等奖;

2011年,《南崖头-3》星星艺术奖 一等奖;

2010年,《老人》王嘉廉镇泰获奖作品展 二等奖 。

 

部分作品: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3张

白夜10-1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4张

有时候-1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5张

有时候-2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6张

有时候-4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7张

有时候-6(2)

 

【创艺时光】《白夜——岳海喜油画展》3月27日开幕的图片 第8张

有时候-6(3)

 

 

无欲世界——看岳海喜的画作

文/吴杨波

 

扶里巴斯,那腓尼基人,死了两星期,

他忘了海鸥的啼唤,深渊里的巨浪,

利润和损失。

海底的一股洋流 低语着啄他的骨头。就在一起一落时光

他经历了苍老和青春的阶段

而进入旋涡。

犹太或非犹太人呵,

你们转动轮盘和观望风向的,

想想他,也曾像你们一样漂亮而高大。

——《荒原•水里的死亡》/T.S. 艾略特 (1888–1965)/据查良铮译本

这是现代主义诗人T.S.艾略特著名的《荒原 The Waste Land.》中经典的意象:人在欲海中死去,死去后忘掉生前的一切,让他静静地在死亡的欲海中反思。艾略特的海既是情欲的象征,它夺去了人的生命,又是炼狱,它让人认清自己生前的罪恶。身处欲望之海,却又与之全无关联,人,陷入无边的沉思。这正是继但丁的《神曲•地狱》篇之后,艾略特对现代社会深处人性的绝佳写照。

岳海喜并没有描画死去的当代人。在画家笔下,那些只是在一瞬间失去神志、处于无欲无求的真空状态的“人形”而已。这些“人形”失去了生命的力量,也许正在做休息和补充;也许只是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社会学意义关联,将自己还原成一个碳水化合物的生命体——不管如何,他们暂时和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无关,他们只是某一时间、某一个特定房间里的无意识的存在。这种存在目前来看,只有美学意义。

画面纯灰的色调加强了这一艾略特式的意象。画家娴熟、令人惊讶地运用微妙的银灰色调,在色彩的冷暖微差之间,小心翼翼地营造出一个私密的感性空间,一个有着张力、质感但同时本质是空无的空间。苍白的光线和光线之外留下的暧昧的阴影加强了生命的无力感,画面被绝望、沉思和巨大的空无感所萦绕。

作为一个年青艺术家,为何他所营造的情景如此沉重、却又如此完整?说好的青春期荷尔蒙冲动呢?说好的对富裕时代的泼皮调侃呢?

1903年冬天的巴黎,寒气逼人。毕加索连取暖的钱都没有。为了抵御夜间的寒冷,毕加索不得不烧画取暖。熊熊的火焰吞噬了毕加索的素描和水彩画,也吞噬了毕加索的自信。他曾怀疑自己作品的价值,怀疑自己所走的道路。这期间毕加索的创作被称为"蓝色时期",是他第一次形成自己的风格。

大凡上天眷顾的艺术家,上天必定会给他一段困窘的时光,让他一无所有,让他在世俗的万般羞辱之中不得不转向自己的内心寻求依靠。他寻到的东西,则必是日后成名之时所向披靡的东西。毕加索在他的“蓝色时期”,避开光感和深度的感觉,把人物结合成一种简单的图样,其中沉重,强烈而流动的线条,给人以不真实的、虚拟世界的印象。这种线条具有情感的重量,画家后来的作品大多具有这种富于表现力的线条的特点。这些特点是从观察人的动作和姿势中得到的。那时候的蓝色,是贫穷和世纪末的象征,作品多表现一些贫困窘迫的下层人物,画中的人物形象消瘦而孤独。

我并不熟悉岳海喜的生活,但也依稀猜得出大概:给人带来巨大折磨的美院入学考试、昂贵的学习生活费用和边学习边谋生的经历、美院老师的苦口婆心和对艺术前途的痛苦和迷惘……这些构成了中国的美术学院几代学生共同的人生体验。所不同的,是属于岳海喜这代年青85后艺术家特有的外部环境。

他们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30年的最高潮时期成长,见证了繁华、暴富和神话,也见证了欲望、沉沦和悲剧。依托互联网,他们知道的太多,也懂得的太多。没有上一代80后艺术家在富裕年代对社会的调侃、对艺术的精明算计;在他们敏感的直觉中,他们知道这一切行将结束,财富消散、名望陨落,所有曾经获得的,终将还回去。于是他们不愿多说,也不愿多做,他们只想做回自己——一如艾略特意象中“水里的死亡”,在与己全无关联的欲望之海中,静静沉思。

难得的是岳海喜的沉思是如此的彻底,如此的孤绝。恰如毕加索的“蓝色时期”一样,关注心象的艺术家大多采用压缩色域、压缩画面空间感的办法,来取得纯粹感;将衣物服饰删减到最少、甚至索性裸着,也是艺术家的通常做法。惟其如此,才能直面赤裸的人性。与100年前的毕加索不同的是,在今天的少年笔下,人物不再是内省而孤独——他们被散去了理性,甚至被散去了自我,成为一具无目的的躯壳。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1901-1981)认为,“自我”是通过镜子和他人的确认而建立的,如今在岳海喜的笔下,这些“人”放弃了身份和自我,回到一个分裂、混沌的状态,回到一个无我、无它的心象。

我们不妨将岳海喜画面中的意象看做新一代艺术家无声的艺术宣言:他们用“空无”来对抗这世界的“欲望”——世界不再是你们的,也不再是我们的,世界已经分裂成无数个无意义的碎片,我们每个人在享用的同时,“人”已不在。

 

吴杨波

2014年大暑前于小谷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