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我院动态,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文艺报》关注我院作家盛慧的作品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4年12月29日 10:26  

《文艺报》关注我院作家盛慧的作品的图片

2014年12月29日出版的《文艺报》在“看小说”栏目发表评论文章《幽暗中的光亮》,对我院作家盛慧的短篇小说《南天风》予以推介,该小说发表于2014年第2期《十月》。

评论家刘凤阳认为,《南风天》体察人性的幽暗与光亮,通过描写女孩“小欣”先后两次陪奶奶去姑姑家,目睹了成人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体现了既有冷漠更有温暖的人性关怀。小说一开始,奶奶要“我”帮她找一个包3000块钱的大红包,“我”的第一反应是奶奶“疯了”,可当“我”知道了是谁结婚,立刻不再多言。陪奶奶坐车去“她”家的路上,“我”做了个梦,在梦里见到了去世9年的“她”……小说后半部分才将谜底揭开:“她”是因工厂倒闭而失去工作、同时罹患乳腺癌去世的姑姑,是奶奶惟一的女儿。姑父家的条件不好,姑姑嫁给他的时候,奶奶坚决反对,但她却以绝食相逼,终使奶奶妥协。姑姑病重之后,姑父甚至准备卖肾相救,但一切都来不及了。这个平常的家庭故事因为姑父的再婚而变得不再平常:奶奶执意要送大红包,还要对姑父的房间进行察看,姑父不断推辞,“我”对9年前自己因恐惧而逃离姑姑死亡现场感到追悔莫及。然后,随着一阵咒骂声,那个就要和姑父结婚的女人进来了,她听说是来送钱的,“干巴巴的脸顿时舒展开来”——这“尖厉”的不和谐之音,令整篇小说有了层次、产生了跌宕,也烛照出沉沉雾霭中的世道人心。于幽暗中,我们依然能够见出那些细小而顽强的光亮:奶奶对姑姑超越了时空的挚爱,以及对姑父那爱屋及乌的关怀、“我”深深的悔意和对逝去时光的无尽眷恋……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4-12-29/79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