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寻找唯美之路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1年12月31日 5:43  

寻找唯美之路

区础坚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美术界曾出现一股重新认识和学习古典主义绘画的热潮。不少青年画家试图从古典绘画中寻找适合自己发展的元素,创立自己的画风。广义地说,印象主义之前的所有西方绘画,都可以统称为古典绘画。在古典主义时期,除了承传古典主义精神和沿用相近的材料技法外,在表现形式上数百年中所呈现出的样式其实是非常丰富的。比如,比较有代表性的画家乔托、博斯、波提切利、达芬奇、米开朗其罗、格列柯、伦勃朗等人,他们之间画风就相去甚远。所以,所谓学习古典绘画,主要是指两个方面:一是古典品味,二是古典技法,而不是某种具体的样式,古典品味主要表现为典雅完美的审美观,古典技法主要是指间接画法(即罩染画法)。印象主义的出现,使直接画法替代了间接画法,审美的情趣也发生了变化,从而结束了古典绘画的时代。

寻找唯美之路的图片 第1张

周丽萱作品《柳燕》

周丽萱的油画,从一开始就受到古典绘画的影响。这可能是个人偏爱使然。此后又具备了进一步研究古典绘画技法的条件。她到广州美院学习,受到广州美院教授们对宾加斯技法和依维尔技法的传授,得益非浅。由于现在所使用的绘画材料与几百年前大不一样,运用与制作的方法也有所不同,现在作画时已无需受罩染一、二十次的劳累之苦,色彩系统也比过去丰富完善得多。但在技法上所体现出的古典绘画的品味,却是延续了古人的追求。周丽萱所学得的这些技法,结合自己的个性和修养,自然地在作品中流露出某些古典的韵味。与古典韵味相协调的还有一种怀旧的情愫,这不仅仅表现在她的戏服人物和过去时代服装人物的肖像作品中,即使画的是当代人物,身着现代服饰,我们依然可以在作品中感受到那种在已经远去的时代的淡淡的感伤。里面蕴含说不清的气息,是感时伤事?是闺房幽怨?还是异乡的离愁?或许都不是,仅仅是对旧时事物的眷恋和偏爱而已。此外,从她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感受到一种诗意,一种静谧的诗意。这诗意贯穿在她的所有作品——包括静物与人物画之中。这也是一种境界,一种画中有诗的境界,一种宁静致远的境界。

寻找唯美之路的图片 第2张

周丽萱作品《酣睡》


《眷》是作者用依维尔古典技法结合完成的一幅写生作品,虽然是写生作品,她仍然把它拉回到自己的习惯喜好之中,处理成习惯的色调与感觉。几乎全黑的背景,物体暗部没有反光,在暗背景的衬托下尽情地去刻画和塑造物体的质感。我们甚至已感受到作者在表现这些质感时那种痛快淋漓的满足感。因为对质感的刻画正是这种技法的技术特点,厚实而又逼真。我比较喜欢《肖像》一画,画面上基本由黑、白、和灰黄三个基本色组成,色彩简洁明快。黑色衣服与背景相连,外衣硬朗的边线与白色内衣的对比,使得画面清朗单纯,人物刻画到位,作品素雅大方中透着古典气息。类似的作品还有《晓萱》,《晓萱》画面层次比《肖像》丰富一些,背景与藤椅的灰褐色、裙子的深蓝,皮肤的灰黄,上衣的近乎纯白,构成色阶层次非常协调。形成非常漂亮的色调。《梦》是周丽萱的习惯的人物姿态和惯用色彩组合来完成的作品,所谓“习惯”,是说在她的许多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类似的处理和安排,如《戏剧人生》、《酣睡》、《坐福》、《冥思》等,都出现了类似的人物动作—慵懒、倦缩屈曲的动作,红色、暖绿色与深褐色的色彩组合。在造型上这些动态具有画家的创作个性,是个人语言的一部分,是非常难得的。

另一幅我比较喜欢的作品是《喜红》这幅作品没有那种发闷的绿色,红得富丽,红得喜人。人物刻画比较深入,在深褐和鲜红中辅以深蓝和黄色。深蓝中画有细线显得大方而又精致。《廽声》是周丽萱创作中区别于以往单个人物入画的构想,作了一次人物众多、画幅较大的尝试,这次尝试无疑使她取得了驾驭较为复杂的画面经验,也取得了较好的画面效果。
艺术贵在真诚。周丽萱绘画中的古典审美情趣和怀旧情愫,渗透着她对唯美的追求,这是她的创作中最基本的东西。今后她的画风,不管怎样发展和变化,我想她画中上述基本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唯美的追求不会变。因为这都是她的所爱,这也正是她的真诚所在。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 区础坚
20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