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苍润中的散逸·韩浪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1年12月31日 5:18  

苍润中的散逸·韩浪

朱万章

韩浪的画乃是深谐墨韵者,都是在“墨”的运用中取得成功并无可非议地成为现代岭南传统型画家的典范。

苍润中的散逸·韩浪的图片

骑田岭98cmX192cm 作者:韩浪

韩浪的山水画,几乎很少有设色的,即便有,也是凤毛麟角式浅绛赋色,他不同于现代很多新锐的水墨画家的是,他画的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墨笔”,是将“水”与“墨”交融之后挥洒出的传统国画。这种“交融”结果便是,苍润的墨象中透着散逸,在散逸中饱含作者的创作理念。

韩浪的画从写生中来。他认为,师造化是一个“化”,是神遇而迹化的化,是形而上的东西,而不是现实中的形象。所以,在他的画中,能看见真山真水,但这真山真水是已经被“迹化”了的,是一种介于“似”与“不似”之间的个性化山水。他的黄山、婺源、西樵、湘南、越城岭……等地的写生,是其魂牵梦绕的神境在其画中的重现。由实境而成画境,最后而臻化境,这是其水墨山水的演变历程,也是他长期以来在写生中所追求的最高艺术境界,在他的画中,不时有一些别致的小诗,显示出画中的意境,“梦显家山何处,年年白云村树”,“回首斜阳暮又是,淡淡岚起时”,“花竹深,山居好,终日无人到”……这是作者的诗情在画中的折射。苏轼所言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千百年来成为诗人与画家共同追求的最高境界。在韩浪的诗中、画中,我们看到了这种有机的结合。诗境化为画境,而画境中蕴含诗意,这是其山水画的又一特色。应该说,这是其画可以无可置疑地跻身文人画行列而无愧色的重要因素。

有论者认为韩浪“笔墨偏于‘意’的强调,与丘壑若即若离又相互相成,以淡写浓,积点成线,有晕有留,苍拙而滋润,即便是散逸萧疏的画面,也是透着明媚和清华,而绝无常见的俗媚、做作、油滑、狂怪、轻佻浮躁、虚张声势之气”。这显然是对韩浪山水画的一种较为准确的诠释。在韩浪的水墨山水画中,他将物象的山山水水演绎为意象的美景,贯之以自己对自然的解读和对传统笔墨的理解。因此,初看其山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这是韩浪山水画的独特魅力所在。从其山水画的欣赏中,我们完成了审美的提升。在我看来,只有深谐山水之道、搜尽奇峰,同时具有一定的文化内涵,并经过时间的历练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这是古人所谓的烟霞之气、画中禅意,相信不是很多画家可以达此境界的。这也许是和韩浪长期以来与山水交友,浑然一体、物我两忘,从而深味个中三味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