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留一片苍凉天地间——关于韩浪作品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1年12月31日 5:16  

留一片苍凉天地间

——关于韩浪作品

杨小彦

韩浪生于粤北,与山里人厮混,自己也算是个地道的山里人。抓笔作画,溅墨泼色,少不了山里人气息。别的山水画家慕山而去,行游万里,搜尽奇峰作画稿,好体会那种卧游畅神、以形媚道的意味。韩浪不用体会,那纯然是山里人的直觉,山就是家,家就是山;无须卧游,而是如侠客般出入其间;不用畅神,而是将山的气息直接贯注一管毛笔之端,发乎性清,出乎体表,于尺幅间,留一片苍凉天地间。

韩浪也有从艺的经历,既然是南方人,少不了在南方寻找可以师从的途径。也循规蹈矩临摹古人山水,宋元明清,不一而足。元四家、明四家、清八家、清初四僧,乃至近代岭南画派,当代岭南山水画家,也都一一揣摸,一一请教。尔后掉头北方,寻访北国风格,体会北人心愿,也出入名山大川,背着画夹云游四方,以山川为师。他喜欢南人的灵秀,却厌倦南人的拘束,在山山水水当中自得其乐,在一轻二巧里边营造柔情,一笔一划虽也有自己的根底,却狭小媚俗,如井底之蛙,不堪造就。他也喜欢北人的豪壮,但豪壮当中却不免颐指气使,形同壮牛而内里空虚,霸气虽有而细节全无,可以惊众,却难耐久。显然,那也是一种媚俗,南人是轻的媚俗,北人是重的媚俗。在双重媚俗的重压下,韩浪来到了南方的一座优美的小城市,平心静气,修身养性,于静寂中尝试着去拆解这双重的媚俗。

留一片苍凉天地间——关于韩浪作品的图片

都庞岭192cm×196cm 作者:韩浪

画室是没有的,只有大房间当中隔出一块小空间。也没有办法在大纸上作大画,只能在尺幅间扩展心中的潇洒。但对于韩浪这个山里人来说,在游历了南方和北方之后,有这么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已然可陶然忘机,做到坐怀不乱了。

几管毛笔,一砚积墨,数叠画纸,韩浪能有多少作为?幸好他也有山里人的率直和憨厚,发誓用与生俱来的山气来驱逐灵气。他画南方的山山水水,却用大山大水的风格来营造,把灵气秀藏在质朴当中。他画黄土高原的山洼农家,却把南方细腻融会其中,雅拙当中透几分热情与成熟。更重要的是,他要把心境编织进他的作品里,把笔墨提升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中。历代皴法俱成韩浪的活法,母题越来越成为一种直抒胸臆的借口,满纸墨云笔点,在不断的加法当中达到饱满的程度,尔后再发散纸外,让人远远看去,竟似一团团乱麻纠缠而来,挥之不去,而又流连往返。久久观赏,渐渐的就能看出韩浪这个山里人质朴粗犷的外表里边,有着一种异样的苍凉心境。他很难在山水里面获得窃喜,他的茫然有一种肃杀伴随,他的苍凉是一种轮回无奈,他的历史飘散在纷乱的墨点墨线深处,他的人生透露着一种无所附丽的孤寂。而这种心境,南方人少有,北方人缺乏,独独他这个山里人,在漫长的从山里跨出山外、从山上走到山底的生存与学画的双重境遇中,在人生的进退奋争里不知不觉地获得的,于是就成了韩浪艺术的个人出发点,也成为他艺术生涯的最终归结。

写到这,我徒然想起陈子昂那首流传千古的吟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天地间的苍凉,不管南方北方,全都让人怆然。山里人尤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