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文逸语 > 文章正文

盛慧散文《水像一个手势》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20年08月07日 10:22  

文 / 盛慧

我的家在江南水乡,是青皮石条杨柳岸的那种。

我记得早晨灰暗的芦荡里清脆的拨橹声,记得五月里一天连着一天的缠绵的雨声,记得瓦楞里麻雀凄切的叫声。每一块青石板,每一扇雕花木窗,每一张桃花心木的椅子,每一挂橙色的钟摆,都浓缩成木楼梯上的吱嘎声,不知从哪一眼漆黑的月牙窗里出来,在巷子里悠悠地回荡。

黄昏、羊群和刈草的女子,穿过那棵开着紫花的楝树,绚丽的光线打在朴素的事物上,宁静而安详。这个时候,我喜欢登上老房子,面对鳞次栉比的屋脊,面对温暖的炊烟,面对隐约的地平线,还有散布在空气里的恬淡的麦香;听到房子里有人走动的声音,我就会感受到幸福,幸福真是一种难以说出的感受。

黑漆漆的雨夜,打一把纸伞从湿润润的房间里出来,在巷子里踩出许多潮湿的声音。一扇扇的门罗列在身体的两侧,有的紧闭,有的半开,有的虚掩,映衬着夜色的灯火,让夜色更加深邃。我总是站在水洼里,让夜色和水的凉意渗进胶鞋。水像一个手势在门口摇晃,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女子,绾着古典的发髻,神情忧郁地从门里出来,发出几百年以前那种开门的声音,我会幸福得不知所措。雨水淅淅沥沥,又近又远,时疾时缓……

深深的南方庭院,大抵都有红漆的门楣,挂着—些风干的粽叶,黑漆的大门上挂着黄铜的门环,门槛边堆积着几只破瓮,雨打在上面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很轻,很轻。院子很暗,走进去,就仿佛翻开泛黄的历史书,有一种沉重感和沧桑感。葡萄藤、香椿树、车前草、马齿苋镶成一幅忧郁的木版画。屋子年久失修,明瓦上布满蜘蛛网,墙上贴满了隔年的年画,—只青瓷的碗碟里盛放着甜糯米酒……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故乡的房子真的是很老很老了……

没有一座房子是永远不倒的。—座房子破了,旧了,就应该倒掉。倒掉的房子变成了许多碎片,每一片又都一败涂地演变成一座宫殿。小时候,我们游泳的时候会摸到一些凉冰冰的瓦片,这些都是记忆。那个时候蓝蓝的天一下子变得苍茫起来。我们坐在桥上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瓦片是怎样到河里来的,河又是哪一年开凿的,树的种子又是哪一年不小心从哪一只鸟的嘴里掉下来的,我们就这样在时间里迷了路。所以我总在想,我们是活在一个又一个谜语里的,我们不断地猜,越猜越不明白。直到有一天,我们消失,我们也变成了谜语。

真正读懂故乡的房子是在离开故乡以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不断去寻找喜欢的房子住下来。准确地说,我不知道我应该选择怎么样的房子,我永远都找不到什么样的房子。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是寻找本身就是一切。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形式的问题,然而形式本身就是内容。见过许许多多的房子,每一间房子都有一种东西让我们感动,有的含蓄,有的粗犷,有的端庄,有的古朴。我知道,找它们并不是因为它们只是房子,而是因为它们通了灵性,通了灵性的房子就算是家了。从另一种意义上说,房子的意义比家更加质朴。许多年以后,原来的家消失了,家的痕迹便在一些斑驳的石头、桐油大梁和陈年的稻草上镌刻下来,即使倒了仍然演绎着一些故事,就算只剩下一点点的感觉,那感觉也萦绕在心灵深处最温柔的角落。我走了,这一生离故乡越来越远,可是不管我走多远,我依然听见故乡的房子在风中歌唱。

盛慧散文《水像一个手势》的图片 第1张

本文收录于盛慧最新散文集作品《外婆家》该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谢有顺、邱华栋、程永新、聂震宁等联袂推荐一部温厚、抒情、乡土情怀的散文力作以笔调之美寻江南旧事于细微处显爱与真纯包含乡愁、童年、亲情和人生感悟等主题

盛慧散文《水像一个手势》的图片 第2张

《外婆家》作者盛慧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70后”实力作家之一,“新散文”代表作家之一。现为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专业作家。曾获广东小说奖、广东散文奖、广东青年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2010年入选“广东文学新实力·十位青年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风像一件往事》、《屋溪河以北》,艺术评传《书者如也——李小如评传》等。

关于《外婆家》的相关阅读:

1、盛慧:新作《外婆家》书写乡土,再次化身为少年

2、艺·讯丨登上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盛慧畅谈《外婆家》,回味“故香”

3、艺·事丨成长,就是一个告别“外婆家”的过程

4、艺·文丨沿着河流还乡:评盛慧散文集《外婆家》(文:周蓬桦)

5、艺·声丨“魅力岭南”对话盛慧:外婆家的时光,你还记得吗?

6、艺·事丨上架3个月首印库存清零!盛慧新书《外婆家》缘何如此受捧?

7、艺·文丨故乡的气味——读《外婆家》  文/朱郁文

8、艺·讯丨《外婆家》入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3~4月优秀畅销书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