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艺·讯丨登上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盛慧畅谈《外婆家》,回味“故香”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20年03月16日 16:59  

“我常把自己家比作法律,把外婆家比作宗教。外婆家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是我精神的起点。”受人民文学出版社邀请,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作家盛慧15日下午做客当当网直播,谈新书《外婆家》。

 

艺·讯丨登上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盛慧畅谈《外婆家》,回味“故香”的图片 第1张

《外婆家》作者盛慧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70后”实力作家之一,“新散文”代表作家之一。现为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专业作家。曾获广东小说奖、广东散文奖、广东青年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2010年入选“广东文学新实力·十位青年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风像一件往事》、《屋溪河以北》,艺术评传《书者如也——李小如评传》等。

艺·讯丨登上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盛慧畅谈《外婆家》,回味“故香”的图片 第2张《外婆家》

在一个半小时的直播里,作者盛慧从一个人被关在家里的经历,讲到在外婆家过新年的温馨;从偷偷买“牛鼻头”的天真,讲到外公给他买书的温暖故事,用一个个童年回忆串起新书的章节,将自己的童年经历、文学起点等娓娓道来。
《外婆家》是一本适合放在枕边慢慢品味的书。谈起新书命名的缘由,盛慧说,是因为他童年的许多快乐时光都在外婆家度过,“外婆家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是我精神的起点。”书中不仅写到了作者童年记忆里各种诱人食物的香甜味道,还写到了祖母、外婆、外公等几位亲人的去世。“这本散文集展现的童年,不是单纯的甜蜜,还有痛楚,那是少年成长的疼痛。”盛慧说,“我希望用平和、朴素的语言,含蓄地表达我的人生感悟。”

艺·讯丨登上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盛慧畅谈《外婆家》,回味“故香”的图片 第3张

《外婆家》

盛慧的直播分享迎来超6万观众关注,点赞更超8万人次。不少观众参与互动提问,谈到“兄弟姐妹的感受”“新书出版的过程”“怎样提升孩子的阅读水平”等话题。

艺·讯丨登上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盛慧畅谈《外婆家》,回味“故香”的图片 第4张当当网直播页面
自在当当网上线后,《外婆家》很快便登上了当当网新书热卖榜随笔类榜首。《收获》杂志主编、中国著名编辑程永新评价说:“盛慧从日常生活出发,以诗性的文字写出了生命的痛感、质感与美感。”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著名作家邱华栋则评价:“盛慧的散文形成了个人独特的风格,绵密、轻盈、朴素、动人,充满意外的惊喜。”
———-

《外婆家》散文集节选

胃的回忆(5

记得那是大年初一的傍晚,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雪,踩在上面,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通往镇上的道路也被覆盖了,邻近的村庄,都藏在灰暗的光线里。天地之间,一片苍茫,村庄就像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村庄,我们像村庄里唯一一户人家。

我和两个表姐在看电视剧《红楼梦》,电视机是黑白的,上面贴了一张彩色的塑料纸。电视里也正下着大雪,一帮人正围着炉子,吃着烤肉。我的口水开了河,边看边咽。外婆推门进来,带来一阵凛冽的风和细细的雪末。不知何时,雪又下了起来。她叫我们吃饭,我们却赖着不肯走。过年是不能骂小孩,也不能打小孩的,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怕她。外婆叫不动我们,只好向外公求助。外公答应多给我们一份压岁钱,我们却得寸进尺,要外公背我们。外公只好背着大表姐,左手抱着我,右手抱着小表姐,像一只大熊背着三只小熊,摇摇晃晃来到堂前。

桌子上放了满满的一桌菜,看一眼,肚子就饱了。凉拌海蜇、风鸡、盐水鸭、白切羊肉、卤牛肉、卤猪舌、红烧草鱼、红烧狮子头、红烧团鱼、肉皮冻、白芹炒肉丝、雪菜炒豆芽,中间的大海碗里是咸肉煨笋。

这其中,最值得一说的是咸肉煨笋。咸肉是腊月做的,品尝过白雪的气息,吸收了阳光的气味,像是清瘦的修道高人,肉质结实紧致,充满干香。笋是冬笋,又白又嫩,像少女的手。冬笋是有小脾气的,如果清炒,刚进嘴的时候,舌头会有些发麻,但如果和咸肉放在一起炖,它的那点小脾气就荡然无存了。

我刚坐下来,外婆就往我碗里夹了一条风鸡腿。每个人都要喝酒,外公喝的是烧酒,我们喝的则是封缸酒,是糯米做的,很甜,好像把我的嘴唇粘住了一样。我不停地和外公碰杯。外公笑着问:“长大了,你会不会买酒给我吃?”我抹了抹嘴说:“到时候,我给你开个酒厂,你随便喝。”众人都笑了。

吃过夜饭,大家喝茶聊天,桌子上放着瓜子、花生、金枣、酥糖、寸金糖、玉带糕。因为是过年,大家说的都是开心的事情。外婆问我说:“你长大了会不会养我?”“当然养,”我顿了顿又说,“每一个都养,我每天给你们发压岁钱。”

喝了一会儿茶,小表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扑克,提议打“争上游”。我们玩得很开心。外面还在下着雪,天很冷,我们的脚都冻僵了,仍然不肯收档。外婆给我点了一只脚炉,两个表姐都说她偏心。一直到十一点半,眼皮打起了架,我们才肯回房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睡得很沉,外婆一连叫了三遍,我仍舍不得离开热乎乎的被窝。外婆只好将绿苎头的团子焐热,一口一口地喂我。她笑着说:“你昨夜在梦中打牌了吧?”我吃惊不已,外婆怎么连我做什么梦都知道。“这还不算好笑,好笑的是,你和小阿姐两个一起打,”她又接着说,“你在梦里说红桃五,她马上就说黑桃七。你说方块六,她马上说梅花十。”两个人在梦里还会打牌,这样的事情,我真是闻所未闻,笑得嘴都歪了……

时光如尘,日夜堆积。如今,外公和外婆已经成了夜晚的一部分,寂静的一部分。他们消失于时间深处,就像风消失于街道的拐角。曾经充满欢乐的房子,如今蓄满回忆与忧伤。一把生锈的铁锁绑架了房子,昏暗的光线,像丛生的杂草。

而那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在多年以后回想起来,竟然如此美好、温暖,让我不禁眼角湿润。那时,外公和外婆都在,我可以尽情地撒娇。时间的流逝如此缓慢,几近停滞,让我误以为一切都恒久不变,我们永远不会长大,他们也永远不会老去……或许,那就是最好的时光吧。

散文集《外婆家》购买链接

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

 

 

文字 丨 佛山日报记者黎红玲、《外婆家》

图片 丨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整理 丨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编辑组

本文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