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艺术评析 > 文章正文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9年03月06日 10:31  

象是物的形象,具体的艺术形象。1990年毕业于中国景德镇陶瓷学院雕塑专业的李敏,浸淫于雕塑艺术已有二十多个年头,对象的把握已相当纯熟,如《融》、《容》、《圣峰》、《大海的女儿》、《渔家女》、《母子》等作品,手法老到,飘逸洗练,衣纹飘逸,块面线处理得当。但李敏不止于此,还努力去创造作品的境,从她这些年来在城市公共艺术中对陶艺材质景观的运用可见一斑。

境与象不同,境不仅包括象,而且还包括象外的虚空。境是象外之象,由象而产生的情境、意境等。如王昌龄说:“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会于物,因心而得。”近年来,中国城市化建设的如火如荼,人们生活质量日渐提高的同时,对公共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1张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2张

陶艺景观作品《琼花魂》(合作)

李敏认为,现代陶艺的发展随着科技与艺术的发展而不断拓展,逐渐形成提升城市文化品质的重要形式。现代陶艺具有极高的艺术性和审美价值,拓展现代陶艺在城市公共艺术中的应用,可以更好地增强景观环境的艺术特质,协调整体空间的视觉观感。她身体力行地实践着这一主张,如陶艺景观作品《琼花魂》,以土黄色陶砖为背景,浮雕形式的粤剧生旦净丑等脸谱形象表现粤剧精神,《千年古风》则是一组戏剧服饰的浮雕,属于同类作品。这两组雕塑安放于亚洲艺术公园,是佛山2005年举办第七届亚洲艺术节时的作品。作品内在生命力的关键在于凸显佛山的民族文化,佛山是千年陶都,陶文化薪火相传,佛山是粤剧的发源地,红船精神代代不息。真可谓“炎黄子孙兮岭南绵延,河洛文明兮珠江波澜,文化大省兮魅力佛山”。正因为如此,两组雕塑产生出远超于象的象外之境。情因境发,也就是说,审美的情感是由境而引发的。刘禹锡说:“境生于象外。”南朝谢赫说:“若拘以体物,则未见精粹;若取之象外,方厌膏腴。”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3张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4张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5张

安放在亚洲艺术公园的景观陶塑作品《千年古风》

如果单纯以象而论,这两组雕塑做得不够精细,有些粗犷,釉色的处理也不够细致,但作为室外雕塑,更追求的是境,一个艺术家不能只是停留在有限的孤立的物象,而要突破有限的象,从有限进入无限,这样的艺术形象才有连绵的意境。如果脱离了境,象就失去了生命,变成毫无意义的东西。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6张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7张

安放在广东粤剧博物馆的景观陶塑作品《粤剧脸谱》(合作)

除了陶艺雕塑的实践,李敏还努力从理论方面进行总结和提升。她的论文《现代陶艺在城市公共艺术中的应用及拓展》提出,拓展现代陶艺的公共性是一个新型的课题,具有明显的前瞻性。并从现代陶艺在城市公共艺术设计应用中的观赏性拓展、文化性拓展、实用性拓展进行具体论述。她特别指出,城市是一个文化体系,它的现代性创造了丰富的城市文化,通过对城市文化的解读,运用现代陶艺加以表达,能够将城市的内质传递出来,形成良好的文化效应。美学家们认为,审美客体并不是孤立的有限的象,象必须体现出境,才能成为审美对象。所以审美观照不能被孤立的象所局限,而应该突破象,取之象外。象外,就是说,不是某种有限的象,而是突破了有限形象的某种无限的象,是虚实结合的象。上述两组作品之所以突破了有限的象,就是因为对文化性的拓展。再如她安放在广东粤剧博物馆的景观陶塑作品《粤剧脸谱》,这组作品做得比较精致,釉色斑澜,是博物馆里装饰的亮点,把陶与粤剧这两种佛山辉煌的传统文化完美融合,这样的象就不再是孤立有限的象,而是产生一种整合的境,一种气韵流动的图景。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8张

景观陶塑作品《亚洲艺术之门》(合作)

在求新求奇求怪的现代社会,不少庸俗的城市雕塑制造着文化垃圾。而李敏更具有人文关怀的现代公共陶艺的实践,隐含着城市的文脉,带有温度与情感,散发出令人感动的境界。李敏常说她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但我祝愿她艺术长青,在象与境的探索中越走越远。

 

象·境——李敏对现代公共陶艺的探索的图片 第9张

作者:刘东

刘东,男,毕业于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区域文化方向硕士,长期致力于本土文化研究,现为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专业理论研究人员。本文于2015年创作。

本文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