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光影心潮,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3年05月27日 11:13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1张

5月25日晚,由佛山市文广新局主办,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佛山市图书馆承办的“光影心潮”系列活动第三期在市图书馆如期举行。当晚虽然外面下着大雨,但是仍有一批电影爱好者冒雨前来参加活动。这一期,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专职研究员罗祎英女士与大家探讨了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罗祎英从电影诞生时带给人们的震惊讲起,指出观众不应该仅仅把电影当成一种消遣或情感宣泄的方式,而是应该领悟电影中的深刻内涵。接着,她以具体的电影片段为实例,阐述了电影中“画框”的运用。她的演讲理性而深刻,带给听众深入的思考和领悟。演讲结束后,听众们抢着向罗祎英提问,直至活动结束仍意犹未尽。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2张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3张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4张

附:讲座提纲

“画框”——有关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一

前言:

——咖啡馆,杂耍,观众

——逼真感,恐惧,迷狂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5张

早期电影观众与《火车进站》

我们究竟是因为火车迎面袭来而恐惧得四下奔逃,还是因电影强大的逼真性而心神激荡?

今日之观众与百年前并无本质区别——我们依然会对光影制造出的幻像无法自拔,如今的科技甚至致使我们陷入更深度的幻觉之中。

——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也同最初的电影观众一样,将电影视为一项时髦而浮夸的消遣。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6张[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7张[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8张

或者作为一种文雅而安全的情感宣泄。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9张[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10张

仅此而已吗?

电影是什么?

自电影诞生之日起,这个“大哉问”便一直伴随着人们,百余年来不断地被猜测、怀疑、颠覆和重构。这个问题之所以如此复杂,原因之一便源自电影自身的杂血。

电影是综合艺术?

1+1=2 ?

1+1=x 未知的、全新的、有无数可能的

“画框”的譬喻: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11张

实的部分:画框的存在是对世界的一种稳定的、扁平化的安排。

三种情况:

1、平面——溢出边界与空间挤压

电影实例:〈恐怖分子〉、〈青红〉 、〈一一〉

2、纵深——回光反像

电影实例:〈霸王别姬〉、〈一一〉

[光影心潮]关于电影的四个“奇谈怪论”之“画框”的图片 第12张

3、平面+纵深——空间重构

电影实例:《恐怖分子》 、《童年往事》

画框的最大意义不在于画内,而是促使我们把目光投向画框之外——画外空间(视听觉)。

1、引发联想,激发参与

2、扩充信息,增强表意

3、发现局部,重视局部

4、镜头的整体观

……

虚的部分:视觉的操纵与选择

画框/边框的存在,不仅暗示了一个无限的画外空间(缺席的在场),更重要的是昭示了画框/边框/镜头一个含而不露却昭然若揭的重要功能——

剪裁/选择(在场的缺席)。

谁决定了我们的视野?

在观看的行为发生时,银幕边框、摄影机取景框画框、人的眼眶发生重合,形成三点一线的对应,摄影机取景框/画框决定了银幕内容的范围,也决定了人眼的视野大小。

可疑的影像——

摄影机取景框/画框是可操纵的,可选择的,被建构的。眼见的,不一定为实,眼不见的,不一定不存在。

一个笃定的、完整的、稳定的、实在的世界从此崩塌。影像变得愈发地光怪陆离,无所顾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