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展览信息, 我院动态 > 文章正文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2018年09月25日 17:49  

“时光匆匆匆匆流走,也也也不回头”

转眼间,即将迎来国庆小长假

别急,这里有一场展览正向你“招手”

没错,我们迎来最新一期“创艺时光”系列活动

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

来吧,燃灯山房约定你!

展览于本周五(9月28日)20:00开幕

重要事情说三遍,开幕时间:

9月28日20:00

9月28日20:00

9月28日20:00

展览基本信息

↓↓↓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1张

“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

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


开幕时间 丨 2018年9月28日20:00

展览日期 丨 2018年9月28日~10月25日

展览地址 丨 佛山市禅城区体育路22号首层

(燃灯山房)

主办单位 丨 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单位 丨 佛山市艺术创作院

协办单位 丨 佛山美术馆联盟、燃灯山房

策展人 丨 缪斌

 

艺术家『郭帅』

简介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2张

郭帅又署弥生,辽宁沈阳人。200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游学、工作于日本东京与京都。自由艺术家、撰稿人。

 

部分参展作品赏析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3张

63x30cm 浮云起南山

弥生画画

初识弥生,读其文字,印象最深的是她的大气。很多人以为大气就是崇山峻岭、广泽荒漠,要么刀光剑影、戎马倥偬,顶不济的,也要像李尔王一样,在暴风雨中咆哮呼号一番。千里黄沙,一骑绝尘,确是痛快淋漓,可是,小雨轻风落楝花,同样映照出一个人的旷怀。弥生的文字格局开张,逸兴遄飞,然而并不张扬,是以委婉的方式呈现出来的,畅快而又从容,像午后晴窗下的长案上,水墨在宣纸上的自然晕散,一种略带东瀛风致的细致与清雅,但不枯淡,更不苦涩,在节制和舒放之间,恰到好处地保持了平衡。这平衡使得她的文章到底还是中国精神,而不是又一个国木田独步或石川啄木。弥生身上有飘然超脱之处,但绝非不食人间烟火的过度疏离,那里有我们熟悉的日常生活的细节,因此是亲切的。人都不能脱离自己生活的世界,在这一点上,杜甫和李白,尽管作品内容和风格迥异,并无不同,好作家和不那么好的作家,也没有差别。差别只在于,我们从大千世界的万物中选择了什么,从同一件事物上看到了什么,从这一切经验中如何形成什么样的爱憎,得到什么样的体悟。艺术的题材大同小异,但弥生总有某些地方,因为态度,因为趣味和情绪的指向,构成认知的独异,使之越出自身,给读者带来惊喜——我们所有的阅读,都是为了见识一个新世界,一个人,通过自身及其视野构建的世界——个人经验是以个性和气质为依托的,我们在艺术作品欣赏而感到喜悦的,不是个人经验本身,而是这种经验中体现的个人的精神世界。读其文,如见其人,正是这个意思。比如她写劳作之余的小饮,寥寥数语,便有清水芙蓉的悠然和豪迈。说清水芙蓉,盖因其纯出天性,不烦修饰。好的文章,靠天性,富趣味。天性不可折损,趣味须待培养,这是长时间的修炼功夫,文章如此,画亦如此。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4张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5张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6张

左图:20x50cm  清风松下来

中图:80x24cm  风月几清秋

右图:28x50cm   心清自爱水云间

年轻时读《归去来兮辞》,喜爱其中的不少句子,一句就是一幅画,如“问征夫以前路”,“眄庭柯以怡颜”,如“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如“策扶老以流憩”,“抚孤松而盘桓”,合卷遥想,画面有了,连细节都有了,譬如问征夫以前路,觉得征夫应该画成一个半老的农人,画之一角,还应该画上一个童子,推着一辆小车,上面装着行李,然而那行李最好是书册之类……以后果然看到以此为题的画作,与我的所想相去不远。杜甫的“楚江巫峡半云雨,清簟疏帘看弈棋”,宋人誉为清丽绝尘,画笔难及。王时敏作“杜甫诗意册页”,就画了这两句,笔触似乎稍粗,缺少些杜诗的神韵。我不免想,如果陶渊明和杜甫又都工画,偏爱画山水,山水又是元人或者清初四王那一路子,把自己的诗文佳句画出来,该有多好。就像我们看书法家写古人诗句,总不如看苏黄写自己的诗那么痛快,尤其是“松风阁”贴,看一眼简直可以三天不知肉味。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7张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8张

左图:72x33cm  江月何年初照人

右图:25x43cm  满庭清昼

于是,在弥生的文字之外,有了她的山水画。

艺术无非是养成一个人的审美敏感,一种把风月虫鸟、涧壑林峦像对亲人和朋友一样去理解和感受的能力。郭璞说,“林无静树,川无停流”,王献之说,“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庾信说,“桐间露落,柳下风来”,这是物我同一,也是物我两忘。日本人在这方面,虽不能说一定青出于蓝,却也有旁枝逸出的情致。俳句里的季语,就曾深深地打动我,因为在现代都市生活中,大自然已经远远离去了,镇日在游戏间的孩子,还能领略二十四番花信风的妙趣吗?弥生既得中国文化的熏染,复旅日多年,对于日本文化浸润甚深。初回北京,还在翻译大江健三郎的小说。我那时读她的博客,受启发良多。透过血缘关系浓厚的日本文化回看本国文化,是一种“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珍贵经验吧。同时别国文化中,总有本国文化所缺乏或不足的地方,转益多师,往往能更上一层楼。日本文学有所谓物哀问题,简言之,物之情致,便是物哀。花开时的辉煌,凋落时的悲壮,便是花的情致。我的理解,肤浅如此。如有暇听弥生细说,肯定有更会心之处。《文心雕龙·物色》篇:“春秋代序,阴阳惨舒,物色之动,心亦摇焉。”“岁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迁,辞以情发。一叶且或迎意,虫声有足引心,况清风与明月同夜,白日与春林共朝哉。”与物哀之说一脉相通,这种“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胸襟,是对中国山水诗和山水画之精神的很好说明。弥生得二者之长,已是很大的优势。况又天纵多能,加上名师在旁,朝夕熏陶。习画数年,突飞猛进。胸中的千岩万壑,都化作满纸烟云。大自然的四季在她笔下蓦然生起,就连我这个异域殊乡的观者,远隔千里,披图幽对,也渐次领略了卧游的滋味:“春风摇江天漠漠,暮云卷雨山娟娟。丹枫翻鸦伴水宿,长松落雪惊醉眠。”这是苏东坡记忆中的美好往昔,却是弥生画笔下永远的当下。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9张

35x35cm   一切有为法

中国人的山水情怀,早已积淀在民族心理的深层,称为一种普遍性的精神,上升到文化和哲学层面,基础在孔子那里就已经奠定了。《论语·雍也》:“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子罕篇:“知者不惑,仁者不忧。”朱熹解释说,知者达于事理而周流无滞,有似于水,仁者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有似于山。仁和知,分开来,表示个性和修养的不同方面;合起来,知者仁者,只是一个人,便是他所谓的君子。孔子这两段话,其实是互文见义:知者乐水亦乐山,仁者乐山亦乐水,知者仁者,既乐且寿,无惑亦无忧。由此,便形成了中国文人敏感而不溺于哀婉、多故而仍能旷达的气度。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10张

41x41cm   行歌声里荷锄归

中国的山水诗和山水画,在南朝中后期形成气候,尽管更纯粹和成熟的作品要到唐宋才出现。玄学的兴起和佛教的传入,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陶渊明的诗:心远地自偏。心远二字,正是山水诗和画的精髓。什么是远?就是生活于此世而不为世情所羁縻和局限,脚踏实地而又高扬远引,所谓穷能“使家人忘其贫”,达能“使王公忘爵禄而化卑”,“其于人心者,若是其远也。”简文帝游华林园,看了园中风景,顾谓左右曰:“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世说新语》中这段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赞美园林的名言,拿来形容山水画,正是恰如其分,因为它们都是缩千里为咫尺的艺术。庄子在濠濮间看到白魚从容出游,觉得无比惬意。潘天寿先生据此画了一幅观鱼图,鱼倏然而来,倏然而逝,高岸上的观者,俯首下窥,如身在尘外。山水和尘世,仿佛生活的两个极端,一个是物质的,一个是精神的。出世和入世,不是矛盾,而是生活在人身上的完美统一。“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亲也。……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猿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滉漾夺目。斯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人情之所常厌的“尘嚣缰锁”,就这样在艺术欣赏中得以解脱。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11张

27x25cm  今月曾经照古人

山水画重在意境,意境非它,是画者内心世界的写照。看弥生的画,觉得有倪瓒和石涛一样的洁净,画中人物衣冠简古,姿态萧然,或深山寻幽探胜,或草亭闲坐对饮,或小憩于桐荫之下,或鼓琴于孤屿之上,或观鹤舞,或品荷香,老松古藤,坐看云起,悬崖飞雪,静伫梅开,“悄然坐我天姥下,耳边已似闻清猿。”人物和场景,历历如自唐诗宋词中出来,摆脱了沧海桑田的变迁,长驻于时间的飞流中。正如她在一幅幽居图上所题写的:“山居自清绝,不梦世间游。”沉湎于其中,令人俗虑顿消。难怪苏轼在看了王晋卿的《烟江叠嶂图》后连连感叹:“不知人间何处有此境,径欲往买二顷田。”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12张

28x20cm 山居自清绝

弥生的画很少用鲜艳的色彩,笔致萧然。秋叶如丹,夏木葱茏,画面上却看不到大红大绿的恣意点染。树干和人物面部及衣衫,只涂出淡淡的赭色和蓝灰色。在这一点上,她比石涛还节制。她的山石林木,看似浓密,给人的感觉,却还是疏朗旷远。

艺·展 丨“创艺时光”系列活动之『忘機——郭帅中国画作品展』的图片 第13张

36x28cm 昼静茶烟碧

法国印象派画家塞尚有言:“是风景通过我而思考,我就是它的意识。”我非常喜欢这句话。人心中固有自己的一片山河,发之为诗,为画,为歌,为曲,其理一也。倪云林诗如其画,“音淡而和,味隽而永,无一毫尘俗气沾染笔端”,画如其诗,“平易中有矜贵,简略中有精彩”。文人之画,究竟与匠人之作不同。倪云林画竹,不求形似,自谓“聊写胸中逸气耳”。对照画作,此言亦可谓弥生的夫子自道。

2018年8月30日

作者:张宗子。旅美作家,出版散文和随笔集《垂钓于时间之河》《空杯》《书时光》《不存在的贝克特》《一池疏影落寒花》《往书记》,以及译作《殡葬人手记》等十余种。

本文标签: